「我不在的時候,不要搭理複製體,好不好?」陸霆之輕輕覆在她的胸口,溫柔地道。

「嗯,我困了,這就要睡了。」時鳶說着,已經閉上了眼睛,「希望我一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你回來了。」

「我會的寶貝。」說着,陸霆之吻了吻她的額頭,又吻了吻她小巧的鼻尖。

講真,這一刻,他是不舍的,捨不得離開。

不過,理智還是戰勝了感性,他看了時鳶幾秒,用盡了力氣拉回了理智,為時鳶關好卧室的門,安排好複製體,便毫不猶豫地脫離了小世界。

今晚的這個任務,有些兇險,他必須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應對。

帶陸霆之離開,時鳶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眼底清明一片,竟然沒了半分睡意。

她今晚的感覺很不好,莫名的就有些擔心陸霆之。

時鳶並不知道原本的自己有沒有這麼兒女情長,她只在意自己現在的感受,那就是,她真的很在意陸霆之,不管是有記憶的他,還是沒有記憶的他。

於是下一刻,她閉上了眼睛……

。 或許二人真的就是天生的朋友,即使沒有穗乃宇的出現,東條希和洵瀨繪里也肯定會因為同在音乃木坂而產生真摯的友誼。

「穗乃宇!」

洵瀨繪里又蹦又跳的,幾乎是叫出來的。

少女如此高的興緻,臉上那開心的笑容讓穗乃宇也不由得開心了起來。看來周六晚上自己給洵瀨繪里留下的印象很好啊。

「繪里!」

洵瀨繪里這麼熱情,穗乃宇自然也不能落後啊。

繪里?他又叫自己繪里?

被穗乃宇這麼一叫,洵瀨繪里的臉直接紅了一下,因為她現在算是發現自己剛才的舉動有多冒失了。

「嗨呦,巫女小姐~」

一靠近兩人,穗乃宇也和東條希打了個招呼。

穗乃宇給自己打招呼,東條希也禮貌的笑了笑,作了一個禮。

「穗乃宇前天晚上最後到底什麼情況啊。」東條希在行禮之後就直接問道。

對於這個問題,她實在是安耐不住。沒辦法,最近吸血鬼橫行整個東京,作為一個小巫女,東條希還是很有責任心的。

不過那天晚上為了保護洵瀨繪里,東條希也只能守在神社,她們兩人幾乎整晚都沒有睡覺,結果直到白天,穗乃宇都沒有出現,當時洵瀨繪里差點都以為穗乃宇死於吸血鬼之口了。

要不是東條希的安慰,洵瀨繪里簡直都要崩潰。

對於東條希問出的這個問題,洵瀨繪里也十分的好奇,沒辦法,親身遭遇那麼噁心的吸血鬼,洵瀨繪里這輩子都忘不了。

穗乃宇搖了搖頭,「哎,讓他跑了。」

當時穗乃宇本來是穩殺那個吸血鬼的,但是由於為了救平冢靜,直接就沒有管那個吸血鬼。

有點可惜,早知道臨走前直接一腳踹死算了。

「跑了啊。」東條希緩緩的點了點頭,吸血鬼那麼難纏,一個人確實很難抓住的。

沒抓住很正常,還好穗乃宇沒受傷。

不對,自己擔心穗乃宇幹嘛。

莫名的有些臉紅,東條希連忙搖了搖頭,繼續拿起手中的掃帚掃了起來,掩飾起了內心的尷尬。

而此刻,穗乃宇和洵瀨繪里已經是眉目傳情了起來。

「繪里,不好意思啊,辜負你的期待了。」穗乃宇真的很不好意思,把洵瀨繪里在神田明神神社這裡晾了整整一個晚上。

「不不。」洵瀨繪里搖了搖頭,「你沒有什麼不好的,那種怪物,抓不到也很正常。還好,穗乃宇你平安歸來了。」

「有這麼漂亮的繪里等著我,我怎麼能不回來呢?」穗乃宇看著洵瀨繪里說道。

洵瀨繪里臉一紅,沒有繼續說話。

東條希見洵瀨繪里這種表情,很是無奈,這才見了一面啊,繪里里,你就已經淪陷了嗎?這可如何是好啊?穗乃宇是個好男人也就罷了,那正好,那萬一是騙感情的渣男呢?

東條希覺得第二個可能性更大。

秉著為了朋友不被欺騙的心理,東條希覺得自己有必要做點什麼。

「繪里,咱兩先交換一下LINE吧,方便你以後有什麼危險,我能更好的保護你。」穗乃宇首先提出了這個請求。

來了。

東條希覺得自己也必須得加一下穗乃宇,好搞清楚穗乃宇的為人。

看著穗乃宇和洵瀨繪里的動作,東條希咳嗽了一下,說道:「我也想要加好友。」

「嗯,當然可以。」

雖然挺突兀的,但反正無論什麼原因,既然是東條希提出來的,穗乃宇都是會答應的。

順利的加了洵瀨繪里和東條希的LINE之後,又聊了一會之後,穗乃宇就跑到平冢靜那裡去了。

不是穗乃宇不想和洵瀨繪里和東條希搞好關係,而是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彼此給對方留一些空間,才能更好的交流。

當然,這也就是穗乃宇的想法,他並不知道洵瀨繪里對他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感情,甚至東條希也是。

和平冢靜見面之後,平冢靜也是解除了兩天沒和穗乃宇親密的壓抑,就沒和穗乃宇的身體分開過,除了上廁所之外,整個人的狀態近乎掛在了穗乃宇身上。

可能這就是三十歲女人渴望愛的表現吧。

雖然兩人剛剛在一起,但平冢靜自己十分的想要一個孩子,穗乃宇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

從平冢靜那裡離開之後就是天黑了,腰有點疼,本來還想著約結城明日奈出去逛兩圈,沒辦法,穗乃宇只能回家休息了。

畢竟是假期第一天,穗乃宇早早的就被結城明日奈叫了起來,還是直接到家喊起床的。

睜眼看到的第一眼就是結城明日奈,很溫馨。

早餐都沒有吃,穗乃宇就被結城明日奈拉著出門了。

「那麼要去哪裡的?我的公主?」穗乃宇好奇的看著結城明日奈,對於結城明日奈這麼積極的拉他出門很是好奇。

「我家。」結城明日奈的回答很是簡短。

「遵命。」

結城明日奈是一個有主見的人,雖說平日里很是溫柔,但很多時候,她已經決定的事情,也沒有人能夠改變。

「對了,爸媽今天在家嗎?」

穗乃宇覺得這個問題還是值得一問的。

結城明日奈笑了笑,「沒有。」

雖說是笑著,但穗乃宇總覺得結城明日奈的笑容背後還隱藏著其他的深意。

很慚愧,兩人交往這麼久了,穗乃宇還是第一次進來結城明日奈的家裡,以前都是為了送明日奈回家,都只是停留在外面,今天,終於要進來了。

終於到了穗乃宇十分熟悉的地方,但進去的卻是不熟悉的房子。

結城明日奈的閨房在第二層,裝飾其實挺普通的,一進門右手邊是個小書架,兩面牆的夾角則是一張桌子,上面放著筆記本等一些東西,床靠著窗子,穗乃宇和明日奈的合照就放在床頭柜上,而床與桌子之間則是有著一個支架釘在牆上,支架上則放著她們一家四口的照片,還有一些花草之類的裝飾,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女孩子閨房的那個樣子,不太像是個大小姐的閨房。

雖說是第一次進來,但畢竟兩人的感情在那裡,穗乃宇直接就倒在了明日奈的床上。

啊,都是明日奈的味道。

穗乃宇這個樣子,結城明日奈也沒說什麼,只是寵溺的笑了笑,然後以同樣的姿勢倒在了穗乃宇的身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元昭早有預料,生了孩子的女人,她所做的一切皆從孩子的最高利益出發。在至高無上的權力面前,表姊妹的那點微薄情分不值一提。

在後宮,太皇太后不理事,威脅不大;夏太后要做什麼事必須與朝臣裏應外合,小心謹慎。小姜氏在朝中無人,本是最好對付的,偏偏新帝肯聽她的話。

讓她成了最棘手的幕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247回徐世釗跑了,這倒是讓俞君識沒有料到。他跑什麼呀?

潘筠來推門進來,看俞君識有些呆愣的表情,問他:「怎麼了?又有什麼事情嗎?」

「你還記得徐世釗嗎?」

俞君識正了正身體,潘筠來上前在他身後放了個靠枕,問:「徐落雨的父親,我知道的。怎麼了?」

「對,他跑了。」俞君識仰頭轉了轉發酸的脖子,「這次公司出事,就是他和我三叔一起搞的。現在我三叔被警方帶走,他卻跑路了。」

潘筠來雖然關心俞君識,但這件事我從始至終也沒太多過問,他不是俞氏的員工,也沒有俞氏的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八十九章吃蛋糕 陳凌看著卡巴小鎮那裡火光衝天,臉色越發的陰沉,內心的怒火不斷旺起。

那些傢伙竟然讓一個小鎮上的人來給他們復仇的計劃陪葬,這樣的人比禽獸還要禽獸。

特么,你敢這樣玩,老子就敢陪你們玩到底!

陳凌內心的怒火一點點爆發,他向來都知道這些雇傭兵的手段殘忍,但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些傢伙為了幹掉自己,竟然採取如此極端的手段,連整個村子都毀了,根本不當那些百姓地性命一回事。

看來這個背後組織早就在策劃,讓自己與地獄火有來無回,但是有這個可能嗎?

絕對沒有,而且這只是一個開始,等著吧。

陳凌心頭的怒火不斷外冒,緊緊握緊拳頭。

這時,林笑看著大火煅燒燃燒的小鎮,臉色也跟著微微驟變。

我去……要不是跑得快,所有人都得交代在那裡了。

那些傢伙太沒人性,為了炸掉我們,連自己的公民都下得了手。

太冷血了,根本不是個東西!

林笑看著直搖頭嘆息,最後喃喃感嘆道:「如果不是教官提醒,我們所有人,要與當地幾百個村民一樣,葬身火海中了。」

「是啊,太不可思議了,那些傢伙竟然連自己的公民都不放過,太可惡了。」

「真沒有想到那些傢伙如此喪心病狂,竟然以小鎮為代價,來幹掉大家。」

「沒有人性的傢伙,下次別被老子見著,一定送多他幾枚子彈。」

……

地獄火的隊員看到這一幕,一個個氣得咬牙切齒,辱罵不斷。

其實在憤怒之餘,他們更加震驚的是教官的預見性太強了,要不是教官及時提醒,大家此刻都還在那個小鎮上,這時也被炸成粉末了吧。

剛剛還覺得教官突然要求緊急撤離是多此一舉,原來這是多麼明智的預見做法。

如果教官沒有這個預見,大家都不只是身在何處了,危險啊。

看來這個教官能成為地獄火的頭,自然有他的本領。

原來這就是差距,解讀戰場的差距啊。

地獄火的人本來都覺得自己實力也不弱了,但每次與教官一比,都覺得自己與對方差距還不只是一大截,而這一大截簡直無法估量。

眾人反應過來,看著教官的眼神都是熾熱的,佩服不已。

陳凌自然不管這些人什麼眼神,心中一直窩著一團火,正想著如何狠狠地打回去,剛好這時,耳麥里響起岩石的聲音。

「頭兒,卡巴小鎮是什麼情況?我們這邊,已經確定他們的位置了,要不要直接殲滅了他們。」

岩石按照教官的命令,一直追趕逃跑的一支敵人小分隊,要不是對方跑到是暗道,早就追上他們,根本用不了這麼久。

陳凌聞言,臉色刷一下子更陰了,回應道:「先別忙著殺他們,給我全部俘虜了,這些傢伙有用。」

「明白。」

岩石收到命令,馬上對著身邊手下道:「快,大家突擊過去,將他們給活捉了,頭兒說他們狗命有用。」

「是。」

與岩石一起的一隊人,立刻撒腿急奔起來,不到五分鐘,他們都紛紛刷到點了峽谷出口位置,剛好看到那群傭兵正準備離開。

「快,堵住他們。」

岩石一聲低吼,刷到出口位置,用槍指著跑在最前面的那個歐文。

幾乎同時,與岩石一起的隊友,齊刷刷沖了去,團團圍住那些傢伙,抬著槍指著他們,擺出一陣隨時可以攻擊的樣子。

「歐文,怎麼辦?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一個傭兵看到眼前那些傢伙來勢洶洶,嚇得兩腿都在發抖。

他知道這些人就是戰場上那些傢伙,因為他們都有一樣的武器裝備,而且服飾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