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情況其實不應該是警察負責,而是防疫部門。

關於病毒的生存環境、溯源等問題,哪是警察能搞明白的?

但警察還是可以提問題的,在經過細緻的討論之後,一道公函又發給了防疫部門。

同時,現場的消殺、處理等工作也需要防疫部門參與。

一切調查似乎都已經接近尾聲,至少對警方來說是這樣的。

……

呂方從會議室出來,感覺有些緊張,卻又有些無聊。

緊張自然是因為那神秘的病毒,這只是一個信號,但後面會面臨怎樣的情況,會給人類的生存環境帶來怎樣的改變,都是一個未知數。

而無聊,則是因為自進化公佈以來,政府一直對社會面採取了一種高壓態勢,以確保大局穩定。

普通市民對此也很理解,同時也很支持。

因為他們已經看到了國外的混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差距確實太大。

對警方來說,目前更多的工作就是巡邏防控,各類案件也因此下降到了一個極低的程度,甚至就連詐騙都少了。

無事可做的呂方看了看自己的爪……呃,手掌,腦子裏莫名地冒出了一個念頭。

剛剛完成了皮膚系統的進化,也不知道效果咋樣。

彈了彈指甲,竟有金鐵交鳴之聲傳出,這是要起飛的節奏啊!

下樓,在花園裏撿起一塊鵝卵石,五指隨意在上面一劃,幾道深深的凹槽出現。

「這特么的快成金剛狼了吧?要不以後將指甲留長一點?」

「這也不太好,警察不能留長指甲。」呂方怪誕地想了下。

實際上他也清楚,這樣的規定對進化者而言其實是不適用的,比如一個人進化的部位只是指甲,其戰鬥力也完全體現在指甲上,你卻要讓他將指甲給剪了,這算什麼事?

他有這個想法純粹是因為自己不想留指甲罷了。

緊接着他又感受了一下皮膚的硬度。

軟軟的,看不出有什麼異常,可一旦用力,它卻表現出了極強的耐受力和防穿透能力。

呂方找了根很堅硬的玫瑰花刺朝着手背扎了一下,結果刺折了,手背卻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呂方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這皮膚強度,普通人用刀估計都很難戳進去了。

但是子彈能不能防住還不好說。

不過按照這種提升幅度走下去,估計自己的皮膚系統到了LV3之後,差不多就能無視普通槍械的威脅了。

皮膚系統進化還有什麼好處?

對了,皮膚本身也是免疫系統的一部分,皮膚系統進化了,對於抵禦病毒也是有幫助的。

可對於皮膚系統的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毛髮到底有什麼作用,呂方暫時還沒有頭緒。

他也嘗試了一下,強度確實提升了許多。

至少……掉發的問題不用考慮了。

唯一需要擔心的是,這玩意兒再進化下去,理髮店的剪刀還能對它造成傷害嗎?

警察可不能留長發!

emmmm……看來自己這會兒確實有些無聊,都想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正在這時,呂方腦子裏突然靈光一閃,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進化因子!

如果那些病毒確實進化過,那它應該也具備進化因子吧?

從昨天自己的淋巴系統開發度提升的情況來看,肯定有不少病毒被自己吸入體內,可為何半點進化因子都沒吸到?

這不正常。

亦或者說,病毒進化不需要進化因子?

那它又是如何實現進化的?

呂方感覺頭大!

果然,還是吃了不是科研人員的虧。

要是自己在這方面也有進化學界那些科研大佬的水平,不說完全解開謎團,至少能理出一些頭緒吧。

可惜……腦子裏啥也沒有。

「要不……再去現場看看?」

呂方是一個行動派,更何況他現在確實有些無聊。

他猶豫了一下,原本想向局裏借一輛車,但考慮之後又放棄了。

還是打車去吧,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錢。

……

小區里的氛圍依然沉重,二十多條人命的大事件不是說忘就能忘掉的。

更何況,現在有小道消息傳出,說那些人的死是因為某種病毒。

這就更加重了恐慌的氛圍。

更多的人搬離了小區,不說搬家,至少先避避風頭,等觀望一下情況再說。

呂方快步走向三號樓,這裏的警戒帶依然沒撤——實際上有沒有這條警戒帶,結果都沒有任何不同,現在大家避都來不及,誰會往裏面跑?嫌命長嗎?

執勤的警察已經換了人,帶着全套的防護裝備,也認不出是誰。

呂方亮了自己的警察證,被要求穿上防護服,這才得以進入樓棟。

對於這樣的要求,呂方也挺無奈。

這樣的防護服對於這裏面的病毒其實並沒有太大效果,這一點從自己昨天的經歷就可看出端倪。

他昨天同樣穿了防護服,可淋巴系統的開發度還是增長了。

不過從這兩層樓里的住戶死亡情況來看,如果這裏的人真是死於這種病毒,那說明這種本身並不足以致命,至少單一條件下並不致命。

不然的話,死的就不是這兩層的人了,而是整棟樓的住戶,甚至是更多的人。

從這個角度來說,防護服的效果更大程度體現在心理安慰上。

呂方也懶得爭辯,穿戴后之後便進了單元樓。

負責現勘的人早已走了,專家同樣離開了,這裏似乎沒有任何探索的價值。

呂方在踏入單元樓的那一刻,便站立不動了。

呃,也不是全然不動——真要不動,估計會被當神經病,儘管現在他的狀態也與神經病差不了多少。

一邊在內心計算著時間,一邊仔細地觀察著系統界面,同時也感應着身體的細微變化。

十分鐘過去,沒有半點動靜……

呂方向前推進了兩米,繼續百無聊賴地瞎轉。

原地轉圈的那種轉。

目光還不停地四處打量,像是要從牆上找出花兒來一樣。

十分鐘過去,還是沒有反應。

呂方再往前走。

繼續剛才的科目……

終於,快到101戶門口的時候,呂方身體終於又出現了那種不適感,像是感冒了一般。

這種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

呂方沒有任何猶豫,記下這個位置后,立即變動方位,朝着樓道的另一個角落而去。

幾次試探,呂方又碰觸到了那個能讓自己感染「病毒」的線。

雖然他的行動尚未結束,但卻也確定了一件事情,這裏確實存在病毒,且病毒的活性只保存在一定的範圍內。

如此帶來的結果,便是只有持續呆在這個範圍才會受到這種病毒的影響,一旦離開,病毒就會很快死亡。

當然,也可能沒有死亡,只是暫時失去了活性,這個不是自己能拿出結論的。

有了這個發現后,新的問題有出現了。

為什麼這種病毒會在這個區域存活?這裏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毫無疑問,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

這裏肯定有比較特殊的地方,才會造成這樣一種結果。

特殊點不外乎兩種可能。

一種是「圈」,圈出了一個特殊範圍。

一種是「點」,向外發散影響了一個範圍。

相對而言,呂方更傾向於後者,畢竟前者顯得玄幻了一些。

而要揭開這個謎底,方法也很簡單。

只要把這個邊給大致確定出來,很快就能找到圓點。

他之所以像傻子一樣在原地晃悠,也是基於這個原因。

搜索還在繼續,不過呂方沒有繼續留在屋內,而是去了這棟樓的背面。

背面是一片綠化帶,這個時候呂方也顧不得什麼不能踐踏花草樹木了。

為了求真,別說是踩上兩腳,便是將這裏全給夷平,都是能接受的。

他已經找到了兩個點,按照幾何學原理來說,只要自己能在找到一個點,就能確定出這個圓心。

但因為找的這三個點其實並不準確,為了穩妥起見,他決定用四個點來確定圓心。

同樣的方法,呂方又走了兩遍。

一張圖在他腦子裏迅速成型,並憑藉着他那運轉到極致的大腦,第一時間分析處理中點的位置。

沒有任何的遲疑,呂方再次折返回樓道口。

稍作打量,他目光落在了位於電梯旁的一道小門處。

那是弱電井的門。

圓心的位置,大致就在這個電井內。

門從外面上了鎖,呂方並沒有去動這鎖,更沒有去聯繫物業,而是控制着小紅從樓頂處找了個空隙飛了進去。

很快,小紅降到了一樓的位置。

裏面很黑,但小紅擁有了幾近夜視的能力,呂方藉助小紅的視野,將電井裏的一切盡收眼底。

沒有什麼大恐怖之物,呂方只看到了一塊石頭。

黑漆漆的石頭,沒有任何的特色。

但辦案多年的呂方還是一眼就看出了不一樣的地方。

這塊石頭不正常。

電井裏估計一年半載都沒人進來過,到處都是灰塵。

可那黑石頭上卻並沒有什麼灰塵落下,就像是剛掉落在這裏不久一樣。

呂方不知道這石頭有什麼用,但這絕對是一個重要線索。

呂方一臉凝重。

這個事情不簡單!

很顯然,這個石頭不可能憑空出現在這裏,哪怕是從天而降的隕石,也不可能不破壞房頂直接落進電井內。

這一定是有人將它放在這裏的。

那麼新的問題又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