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道不錯!可惜還差點火候!」雖說心中駭然,但趙無極表面上是肯定不會表現出來的,趙無極瓮聲瓮氣的大喝了一聲,在雲錚舊力未去,新力未生之際,抓住機會,又是一掌拍出!

見識了雲錚的力量之後,趙無極這一掌又加大了些許力量,不敢再過於託大。

但就在趙無極這一掌剛要擊中雲錚之際,之間雲錚的尾巴再次閃過詭異的光芒,趙無極只覺得眼前一花,這一掌便落了空!

「有意思。。。」趙無極眸光一閃,回神的瞬間便已經找到了雲錚,朝雲錚的方向看過去,讚許道:「幻術加上高速移動,很不錯的魂技銜接!」

雲錚此時的左臂微微顫抖,牽強的咧嘴一笑,道:「前輩過譽了!」

「不過你還是慢了一點!」趙無極的視線也落到了雲錚的左臂上,有些惋惜的說道。

「晚輩學藝不精,讓前輩見笑了!」雲錚聞言,苦笑了一聲,並沒有否認自己的失誤。

正如趙無極所說,剛剛那一瞬間,雲錚的確慢了一點,導致趙無極打出的氣浪拍到了左臂,已經脫臼了。

但這也不能怪雲錚,幻術魂技是外附魂骨賦予雲錚的魂技,而那高速移動的魂技,則是雲錚十二歲的時候,珠子大爺給雲錚開的第四個外掛,名為瞬步,雲錚獲得這個魂技的時間,滿打滿算也不過才幾個月而已,讓雲錚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將這個魂技完美的融入自己的戰術之中,多少有些強人所難了。

值得一提的是,雲錚十二歲時,珠子大爺給的外掛並不僅僅只有瞬步這麼一個魂技,還有一篇無名功法,可以加快雲錚的修鍊速度,這裏暫且不表。

「見什麼笑!你很不錯!小白在你這個歲數的時候,被老子追着打,在大魂師境界的時候就能和魂聖硬撼一擊的,你是獨一份了!」

對於雲錚自謙的說辭,趙無極沒好氣的揮了揮手,不吝誇獎道。

。 【幫助尋找尼亞的姐姐。】

這是懷特給賽巴斯下的命令。

來到王城的這段時間,賽巴斯等人一直在暗中收集羅倫提城的情報,而當尼亞與賽巴斯會和之後,為了不讓女僕們和身為生者的她起衝突,他選擇親自帶她尋找,而女僕團們則繼續收集情報。

今天的羅倫提城顯得非常沉悶,原因就是梵瑟芙三世中毒身亡,全城都進入了戒嚴的狀態,天空似乎也因此變得很陰沉,似乎有下雨的痕迹。

羅倫提城作為歷史悠久的城,建築的風格都比較老,這或許是為了保留一個城市的歷史的行為,所有房子沒有允許絕對不能私自拆建,否則將面臨巨額的罰款和不短的牢獄生活。

「賽···賽巴斯先生,我們還是回去吧。」尼亞身穿嶄新的鵝黃色長裙有些羞澀的問道。

如果這麼出現在大街上,應該很容易被當成嫌疑人吧。

「沒事,我想他們應該分的出好壞吧,況且現在不就是尋找你姐姐的最好機會嗎?」賽巴斯一直是用很紳士的語氣與女性對話。

蒼老的面容以及偉岸的身材散發出迷人的氣息。

其實賽巴斯來到此處的原因之一也是因為尋找尼亞的姐姐的首要地點是娼館,所以帶着女僕前來會顯得很詭異——儘管他現在是以貴族的身份在羅倫提城中活動。

想要獲得娼館的位置其實並不難,只需要在某個熱鬧的酒吧中呆上一個晚上就可以了。

在兩位無上至尊駕臨這裏之前,稍微謹慎一些行事才是好的。

他們並沒有走大路,而是選擇了一個昏暗潮濕的衚衕,這裏的空氣似乎瀰漫着一股草藥的氣味,這似乎是尋找娼館的標誌性氣味。

這種氣味是一種名為黑草的植物上特有的味道,經過提煉以及幾道簡單的工序之後,就可以加工成毒品,而嫖客們往往喜歡在吸食之後才享受女人。

在順着氣味轉過幾個彎之後,賽巴斯走到了源頭。

是一扇鐵門,門口處有一個壯漢充當門衛的角色。

「到了。」賽巴斯說道。

他敏銳的聽力可以清楚的聽到從房內傳來的呻吟聲與歡呼聲。

「喂,這位大爺,進來玩會兒?」能做門衛不僅要有強壯的體格,還要有察言觀色的能力。

善與發現客戶,可以讓娼館的生意變得更好。

賽巴斯身上穿着的西裝——這樣的服飾在羅倫提城中顯得很突兀。

但是也不難看出這種服裝的材料絕對可以用絕佳來形容,這種金主來到這裏往往都是擁有某種特殊癖好的。

「你在這裏等我吧。」賽巴斯看向尼亞:

「一會我會讓你進去確認的。」

此時門衛想的是賽巴斯絕對有某種癖好,否則不會帶着一個女人來這種地方。

「啊···好··您注意安全。」

尼亞何曾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她在酒館中的確也聽到了被俘虜的女性大多會被送到娼館的話,但她始終不敢相信。

一時間兩種矛盾的情緒在心中滋生。

看到賽巴斯徑直走向自己,門衛臉上的笑意更加濃烈,若是因為某種特殊癖好導致妓女被打死,那就可以敲詐一筆不菲的賠償金,而自己也會得到分成。

「這位客官,請問您有什麼特殊要求嗎?」門衛問道。

「嗯···有沒有金髮少女,年齡大概在十八歲左右,最好是名字叫琪蕾雅的。」賽巴斯說道。

(難道是因為以前的情人叫這個名字?反正隨便找一個女的說她是這個名字就好了。)

這種指定來處的怪異的要求,的確不常見,但是門衛此時更在乎的是讓賽巴斯進到裏面:

「當然有,請問您是要新鮮的還是?」

有些貴族的確更喜歡擁有異域風情的女人,但指定王國範圍內的還從來沒有遇到過,而所謂新鮮的就是剛剛送來的那些新人。

「我全都要。」賽巴斯淡淡的說道。

這樣的要求,確實讓門衛喜出望外,他可不擔心賽巴斯有沒有錢。

「好好好,請您稍等。」門衛將賽巴斯帶到等待室。

不得不說,八指手下的所有娼館雖然從外面看很破舊,但是裏面的裝修卻可以用豪華來形容,不論是傢具還是佈局都是上等。

這或許是因為經常有貴族前來的原因吧。

略顯暗淡的燈光讓人擁有一股安全感。

暗影惡魔

「跟上那個傢伙,發現符合長相的人立刻回來告訴我。」

其實尼亞在來到羅倫提城的路上時,就已經畫出了自己姐姐的畫像,但是若是帶着畫像走進這裏,絕對會被第一時間識破自己其實是來找人的。

而賽巴斯也已經將尼亞的姐姐琪蕾雅的長相傳達給戰鬥女僕和自己的召喚物。

賽巴斯的影子中分出一塊,散發着類似於爬行生物一樣的愚蠢氣息,跟上門衛的腳步。

「這位先生,請問您需要美味的葡萄酒嗎?」一個衣着暴露的女性帶着酒瓶走了過來。

作為『專業』的娼館,他們可不會讓賽巴斯干坐等候,事實上當賽巴斯出現在這裏時,就已經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力。

成熟的氣質以及極具紳士氣息的言談舉止,對女性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甚至有一些女人已經生出為他免費服務的想法。

「不必了,現在還不是飲酒的時候。」賽巴斯在酒中聞到了某種藥物的味道。

女人身上濃烈的香水味讓賽巴斯感覺很不舒服,但是又有無上至尊的命令在身,他可不會表現出任何破綻。

「喲,還真是個帥氣的老頭啊,請問我們該如何稱呼您呢?」少女繼續問道。

「如果我是你,會立刻離開這裏。」賽巴斯提醒道。

若是真的發現尼亞的姐姐在這裏的話,他是絕對會直接將她帶走的,如果有人阻攔,那麼他將會毫不留情的出手。

不一會,暗影惡魔比門衛要早回到這裏,而它帶回來的情報卻讓賽巴斯臉色一變。

「原來在這裏。」

賽巴斯站起身,向通向娼館內部的走廊走去。

「先生,我們還沒有為您選定女孩呢!」女人喊道。

「我已經找到了。」

。 當時劉湘看著這小子瞪大的眼睛,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你小子,惡搞你們師座的事情,你以為我看不出來,馮天魁,范紹增學張宗昌,韓復榘說幾句歪話還可以,要作詞,創作小曲,他們兩個也不掂量掂量肚子里的墨水。」

「大帥是了解我的。」

馮天魁爆笑,然後變臉,一臉委屈的表情,比電影還精彩。

周小山有點錯愕,這也看出來了?他以為這件事情怕只有馮天魁,范紹增跟自己知道,弄不好羅家烈也知情。

這幾個人肯定不會給劉湘說,再說,說了劉湘也未必相信。

被劉湘戳破了馮天魁跟自己玩的那些個小把戲。

周小山回頭一想,能坐上川軍總司令的位置,劉湘看人還是很有一套的。

「你小子還別不服氣,你的名字,放在這本操典上,不夠分量,人家將領不服氣,不會努力去訓練,真以為老子沽名釣譽,搶你一句話?」

「大帥英明。」

看著這小子作揖,抱拳討饒,戳這桌子教訓這小子的劉湘哈哈的笑起來。

笑過的劉湘得意洋洋,還親手書寫了這段文字,讓周小山按照字跡原樣刊印。

壓根就沒想過,這就是一個大坑,始作俑者純粹是為了噁心日軍操典,同時掩護六十六師訓練方案的。

這段文字,配上這本操典,傳到南京,落到熟悉日軍操典的軍官手上。

全中國的笑話。

這部操典不能說兒戲,很多日軍訓練方法解釋的非常詳盡,不僅增加了強度,還由糅合進了一些國軍的東西,雖然跟六十六師的不一樣,川軍若是將領認真操練,武器上不落下風,還真能跟日軍打個對對胡。

川軍的整編方案,更是認真的,劉湘聽完以後,讚不絕口,一字未改。

不同於川軍整編方案,周小山,馮天魁,羅家烈帶著永州司令部的參謀部一干人,討論了三天,最後秦國梁跟周小山執筆,拿出草案以後,馮天魁抓著周小山修改了三天,才有整編川軍的這個方案。

人家大帥有的是參謀和副官,在劉湘身邊的周小山更多時候是負責美食和賣萌。

川軍內部派系林立,時敵時友,非常複雜,人心隔肚皮,他才不願意去得罪人,也不想摻和其中的爛事。

除了涉及六十六師,所以上次跟著尹昌衡鼓搗劉湘跟中央軍對著干。

劉湘在抗戰,在對川軍認識,整訓上,是有自己想法的,只是拿不出切實的辦法。

一旦,可行,切實的辦法出現在眼前,他就會毫不猶豫去做。

他也是有識人之明的,又比較念舊,手下能人很多。

有能管技術的,有支撐財政的,也有善於練兵的,自己的出現,才讓馮天魁鐵心靠向劉湘,從麾下眾多的將領之中,脫穎而出。

賀國光在永州呆久了,覺得自己要重新認識這個老同學。

自從平津招商那次見面開始,他變化很大。

現在說話做事,自信了好多。

跟委座打交道,也磨礪的越發圓滑起來了。

這個時候,南京已經派人來了,委座聽了顧主任的彙報,要強行收購,重慶,永州的兩個鍊鋼廠。

第一天一早,馮天魁跟羅家烈,秦國梁,陪著十幾個師長,旅長一起出操。

周小山那小子,也跟著劉湘和一幫川軍將領在山坡上看熱鬧。

突然李家鈺找來了。

「小山,天魁說這件事要跟你和大帥通個氣。」

看著周小山把他帶到劉湘跟前,李家鈺從手裡拿出一疊照片。

「大帥,我原來跟現在防區,已經永州一樣了,這是所有查抄煙館檔口的記錄,這是判決人犯處罰的表格,這是鴉片銷毀的照片和記錄,我是一分錢的鴉片都沒賣,全部倒進了石灰池子里了。」

劉湘樂了,潘文華,唐式遵最近也在查抄鴉片館子,搶在別動隊之前下手,可沒有李家鈺跟馮天魁那麼徹底,手底下的軍官還讓讓二道販子,坐著民生公司輪船,把鴉片拉倒下江去換成了錢。

好難得,這年代,鴉片就是錢,李家鈺舍財,做的這麼徹底。

「這件事,你辦的不錯,但是進入西昌,你的部隊怕是調不出來了。」

「大帥,我剛從西昌回來,覺得那個地方雖然交通不便,地處偏遠,但是也挺好,暖和,資源豐富,煩心事還少,以後都不用輕易把人馬調出來被賀國光折騰,認命了。您沒注意,這裡有照片,我連西昌的鴉片館子一起端了,鐵礦石正在開採冶鍊,說起來,還真謝謝您讓天魁借我的三千馬匹。」

李家鈺這話,說的劉湘心花怒放的,連忙誇他態度好。

他也滿意的看著周小山摸去找了張地圖,給劉湘低聲說了一半天,劉湘點頭,他才拉著自己過來。

「李將軍,這裡是會理,這個位置,有個叫拉拉的地方,有個大型銅礦,儲量很大,你立刻設法,請地質類專家去查勘,儘快開採后運出來。」

「家鈺,放手去干,會理挖掘的銅料,掩護在生鐵里,秘密運輸,具體重慶和永州怎麼分配,根據你的開採量再說,銅礦比生鐵價值高很多,大可以補貼你的馬幫,到時候我肯定會幫忙。還有,小山在想想辦法,讓恆發洋行再跑一趟西北,給李家鈺補充一批馱馬,三千根本不夠用。」

銅料可比生鐵價格高多了,還是超大的銅礦,大驚喜啊,李家鈺遏制不住臉上的笑容,一邊給劉湘作揖感謝,一邊拍著周小山肩膀說自己要請客。

劉湘笑著讓他晚上做東,請所有川軍將領,還要對銅礦的事情保密,李家鈺一口就答應了。

他還去找馮天魁幫忙準備酒宴,永州大酒店的廚藝,沒有城防司令部食堂的好。

其實上次周小山就想把這個事情告訴李家鈺,可是又有點不甘心,怕李家鈺手裡有了銅礦,翻臉不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