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師團長谷壽夫入編預備役。

作為戰敗者,第114師團長末松茂治也在師團裝船北調的時候,迎來了自己的調令。

畑俊六儘管電報阻止過大本營這種做法。

認為114師團的末松茂治在太湖沒有過錯,在中國軍隊重兵包圍下,帶出兩個多聯隊的皇軍足以彰顯其優秀師團長的能力。

但是他說了不算。

日軍師團長的任命,是天皇陛下直接簽署的,調動取決於內閣商議。

川軍像是一個殺手,不斷的對皇軍的師團進行刺殺,幾乎每一個遭遇甫系川軍的師團長,也難免被撤職調離的命運。

這樣會導致日軍其他的師團長,都不願意去觸碰甫系川軍。

哪怕消滅甫系川軍能帶給自己巨大的榮譽。

他們也覺得太過於冒險。

這種情況不加以制止,任由其發展蔓延,甚至可能導致精銳的日軍常設師團,對川軍作戰的時候,怯戰。

「末松君,太湖失敗,罪不在114師團,你要振作,調回本土,絕不是軍事生涯的終結,大日本帝國的戰事一定會繼續擴大,我們會征服亞洲,征服世界的。」

門口出現的末松茂治還在敬禮,畑俊六就起身把他迎接進來。

末松茂治心裏很清楚,要不是松井石根和畑俊六給他在電報里說了很多好話。

他也不會在華東呆到現在,部隊補充完畢才被調離。

大本營不會在意川軍的強悍。

他們只會認為倒在中國軍隊面前,是師團長的無能和恥辱。

114師團也受到連累,調到山東以後,肯定不會參與攻城略地的任務,成為徹頭徹尾的守備師團。

「司令官閣下,為天皇陛下效忠,個人榮辱算不了什麼,唯一的擔心就是支那戰事。川軍之所以這麼強悍,劉湘,馮天魁都太危險,甫系川軍的指揮系統同樣太危險,皇軍要打敗川軍,首先必須要打擊川軍的指揮系統,尤其是劉湘,只要消滅了劉湘,川軍將重新成為一盤散沙。」

畑俊六何嘗不知道劉湘的存在,是皇軍征服支那的絆腳石。

他恨不得活活劈了劉湘和馮天魁。

末松茂治的意思他也明白,收集情報,不惜一切代價,幹掉劉湘。

才能擊垮川軍。

「司令官閣下,回到本土之前,再次感謝您的關照,希望您保重身體。」

末松茂治不是空着手來的,找不到合適禮物,知道這個方面軍司令也不會收錢,他帶了一些114師團在南京繳獲的字畫,古董。

畑俊六不在意這些,他更關心跟川軍有豐富交手經驗的末松茂治能給他什麼建議。

「末松君,根據飛機偵查,川軍在滕縣以北,破壞公路,鐵路,阻擋我第2,第4師團南下,您有什麼建議給他們!」

建議個屁。

末松茂治腦海里一下浮現出144師團,天天在太湖填路場景。

可惡的川軍,炸掉橋樑,毀壞路基也就算了。

還攔截河道,浸泡公路,又冷又濕的冬天。

皇軍的勇士全部泡在泥水裏修路,一天下來,骨頭都累散架了,皇軍糟糕的後勤,讓他們完全沒有進食的慾望。

太湖的遭遇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能把人從夢中驚醒。

最讓人難過的是,川軍巧妙的利用皇軍泥里水裏,好不容易修築的公路,拖拽著繳獲皇軍的火炮,進行炮擊。

打完了還順着道路逃跑,被打了都找不到地方說理。

昔日下屬的勇士永遠的留在了太湖,那麼多優秀的將領玉碎,一切的一切。

憋悶的都無法呼吸。

「司令官閣下,敗軍之將,沒有什麼好建議,第2,第4師團比我們在太湖的處境好太多了,山東有的是中國人,沒有上海派遣軍搶攻,沒有限定時間的壓力,抓來慢慢修就是了,相信第2師團和第4師團可以隨時提起精神戒備,修路時候也不會忘記,對面的對手是非常善於主動進攻的川軍!」

末松茂治恨不得把這段屈辱的記憶,從腦海里徹底刪除。

要不是為了巴結這個方面軍司令官,這位可能讓自己起複的皇軍大將,他一點關於第十軍和太湖作戰的回憶,也不願意記起。

「司令官閣下,我不擔心南北對進的計劃是否成功,我最擔心是佔領地區的治安!中國的土地太廣袤了,皇軍雖然兵力強大,僅僅佔領了交通線,不論是川軍,還是遠在華北的十八集團軍,都能對佔領區的治安,造成極大的威脅,南北對進時候,尤其需要加以小心的是長江兩岸的防禦。」

末松茂治與其說在提醒畑俊六,不如說,能讓他最快起複的機會,也許就是支那治安方面的戰事。

把最後的希望,就放在畑俊六面對治安惡化局面時候,會想起他。

「謝謝末松君,我會注意的!」 「你是何人?」奚淺淡淡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目光冷淡。

這人一看就和朵朵沒有血緣關係,而且,她的面相……

手裡有業障!

「你又是什麼人,怎麼拉著我家的孩子!!」女人聲音尖利,瞬間就吸引了大半目光。

「朵朵,過來,到媽媽這來……」

「你不是我媽媽,你不是……」朵朵搖頭,害怕的往奚淺身後縮。

「你這孩子,怎麼亂說話,是不是又犯病了……」女子憂心道。

「我沒病!!我不吃藥!!」朵朵吼出來,淚水大顆大顆的滾落下來。

「別怕!」奚淺撫了一下她的頭。

眼神微沉!

「你幹什麼,別想拐我家的孩子,來人啊,有人光天化日之下拐孩子了,還有沒有王法了……」

頓時,車廂里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明……奚淺,你……」

「我有分寸。」奚淺打斷謝雋的話。

眉頭微蹙,看向走過來的乘警,「她不是小姑娘的母親!」

乘警:「……」

謝雋:「……」

眾人:「……」

被指著的女人頓時尖叫,「你放屁,你……」

「我有辦法證明!」奚淺聲音清淡,但不容忽視。

兩名乘警都是男子,一開始就驚艷於她的容貌,心裡不太相信她會拐孩子。

而且,這姑娘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價值不菲!

眼神澄澈清明!

應該不會做這種喪盡天娘的事。

「那你們都過來吧!」乘警直接把三人帶走。

謝雋不放心,也跟了過去!

「不……我不……我就是她媽媽……」那女子眼裡閃過慌亂。

反觀奚淺,面色平靜!

「有什麼話過去說!」乘警蹙眉,心裡差不多有了底。

半個小時后。

奚淺拉著朵朵,回到了車廂里,身後還跟著一臉麻木的謝雋。

眾人一看,皆是明白了!

那女人才是拐子呢!

「你走超過了!」奚淺面無表情的提醒謝雋。

謝雋:「……」

「你怎麼……」謝雋麻木的坐下后,抹了一把臉,木然的看著奚淺。

眼裡閃過忌憚!

「小手段而已!」奚淺不看他,從隨身小包里摸出來一塊精緻的糕點,遞給朵朵。

謝雋嘴角狂抽,小手段?

我去你大爺的小手段,能讓人瞬間吐露真言,事後後悔不已,居然是小手段。

那你真正動手是怎麼樣?

謝雋突然驚恐!

奚淺餘光看到臉色不斷變換的謝雋,嘴角微抽。

沒理他!

「朵朵,你姓什麼?」

朵朵吃了一口糕點,抿了抿嘴,「姐姐,我姓韓!我叫韓雲朵。」

奚淺心底微動,「小天,你覺不覺得朵朵有點眼熟!」

小天從沉睡中醒來,還在打著哈欠。

半晌后,「……是有那麼一點兒。」

「應該不會錯了!」

「她是誰?」小天雖然覺得眼熟,但記憶太多,一時想不起來。

「應該是韓渺音的後人!」但她想不明白的是,韓渺音已經死去了差不多一萬年。

就算有後代,怎麼可能與她長得那麼像。

「姐姐,你怎麼不說話?」

「朵朵叫我嗎?」奚淺回過神,眼神溫和了許多。

「是呀,朵朵叫你兩聲,不,三聲你都沒聽見!」朵朵嘟囔了一下。

。璇風瓑浼氬啀璇.. 雲墨謙早早的就在大廳等候,時不時就望向樓梯期待着今天的人兒會是什麼樣的打扮。

不得不說,每次陸夕寧去參加宴會舞會的打扮都會讓他眼前一亮,可以性感,可以優雅,可以活潑。就像仙女教母給她施法一樣。

後面的杜騰看見總裁成為了一塊望妻石就十分好笑。兩個世界上的大佛竟然能夠在一起,如果這件事公佈給全世界的人知道,也許又是一場風暴,距離這個消息公佈,應該也快了吧。

想着想着就聽到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雲墨謙也聞聲抬頭望去,果真看到一個秀美的女孩正在緩緩走下來。

雲墨謙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慢慢走上前看着陸夕寧片刻,讓陸夕寧有些不自在,低頭擺弄著自己的裙子,以為是不夠漂亮。

「怎麼了?不好看嗎?」

還沒反應過來,男人輕輕抱住她,生怕把她精心打扮的頭髮弄亂。低沉的嗓音讓人沉醉,包括陸夕寧。「是我見過最美的。」

陸夕寧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佯裝生氣的模樣看着說甜話的男人。「那我之前不美?」

「美,不過,今天更美。」雖然是聽慣的誇讚,之前的人不是誇漂亮就是誇遇到了林家,背景雄偉,不過能夠從雲墨謙嘴裏說出來也讓陸夕寧的臉微紅。

仔細一看,雲墨謙穿着一套黑色高級定製西裝,這套西裝也許要別人幾個月的工資才買得起,佛靠金裝人靠衣裝,雲墨謙本身就面如冠玉,再靠着這套衣服,簡直就是女生們的夢中情人。

雲墨謙和陸夕寧站在一起就是一對神話,每次出場各大舞會都能夠羨煞旁人。

陸夕寧輕輕挽上雲墨謙的手臂緩緩走出門,然後杜騰和亞洛緊隨其後跟上車前往會場,而帝靈灣附近的一個角落,陸芷月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臉上陰狠,也跟着同一方向離開。

到了宴會會場,所有人臉上都是開心的笑容,這次貝洛托公司和雲氏的工程一結束,樓盤的訂單一次銷售而空。可以說是旗開得勝!

有些老總也誇讚着陸夕寧年少有謀,很有遠見,就在大家都在聊天談話的時候,有人輕呼一聲:「天啊…」

大家奇怪的跟着看了過去,只見大門緩緩被亞洛打開,一對璧人走了進來,依舊冷酷無情的雲墨謙臉上競有一絲溫柔,再看看旁邊一個身襲黑色禮裙的陸夕寧臉上掛着燦爛的笑容紛紛和人打招呼。

怪不得…原來是雲夫人在旁邊,雲總裁不想嚇到大家…

大家都趕緊跟兩人打招呼,宴會繼續,各個合作方都來向陸夕寧敬酒,可每一杯酒都被雲墨謙擋了回去,陸夕寧無奈的看着剛擋完一杯酒的雲墨謙,問道:「你都幫我擋了…我喝什麼…」

杜騰聽到這話立馬從身後拿出一瓶果汁倒在杯子裏拿給雲墨謙。「總裁,都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