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垠海廣袤無邊,佔據著整個人域的98%的地界,七座大洲在無垠海中就好像是大湖中的幾座小島一般……

根據估算,海洋中妖獸的數量是陸地妖獸的億萬倍以上。

這無垠海又被稱為「滅元海」,無垠海中沒有靈氣存在,倒是有另一種可以壓制和消除武者元力的靈能之氣存在,因為在武者看來,無垠海五靈氣簡直是一片荒蕪,無法修鍊,所以這種氣被稱作「荒氣」!

可無垠海中的妖獸卻可以吸收和煉化這種荒氣,用於淬鍊身體,並覺醒了不少極為煞烈的技能。

靈氣溫和柔順,荒氣則是極為爆烈,但都同樣蘊含巨大的能量。

所以無垠海中的妖獸俱都暴戾嗜殺,比陸上的妖獸智慧更低,但是也更為兇殘,傷害力也更大。

根據歷史記載,在六百年前,南瞻洲大陸南方地區是武道最為昌盛,經濟最發達的地區,直到一次龐大數量的海獸登陸……

無垠海中的海獸體型較大,據說最小的海獸也有上百噸重,那次的海獸襲擊,人族大城的防禦如摧枯拉朽般瞬間崩潰,無數武者和凡人殞命,這場災難幾乎摧毀了小半個南大陸…

人族整整用了幾十年的休養生息才緩了過來。

為了規避海獸風險,南瞻洲決定將重心移到北方,在北部重建南瞻城。

後來,又花費了巨大的代價重建了海岸鋼鐵長城。

有了高達千米的鋼鐵長城防禦海獸,人族這才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所以,如今南瞻洲人族所面對的局面是,內外皆敵,大洲內部各處都是妖獸聚集地,它們對龜縮在城中的人類虎視眈眈;而無垠海中,無數恐怖的海獸更如懸在頭頂的利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有強大海獸帶團來襲……

在內外夾攻的情況下,一些空間裂縫悄然出現,恐怖的異族大軍進來了…

可以說,幾百年的人類處境相當之艱苦,動輒就是城池被毀,那個時候的武者幾乎隨時都面臨著戰鬥,一點點的將劣勢轉化為優勢。

時至今日,雖然大敵未除,可人族已經初步的掌控了局面。

最起碼在幾千座城市中,人族無虞!

陳玄此般想著,其他學子也在觀望著城外的妖獸群,以及遠處無垠海邊那些不時浮出水面的龐大海獸頭顱,一邊議論著當今人族之處境,紛紛感慨萬千。

「我人族能有今日之局面,是億萬前輩的鮮血鑄就的,特別是軍方,一直都是保衛家園的頂樑柱,我輩之人,畢業之後更應該加入軍隊,報效族人。」

有人大聲說道。

「對極,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很多都有這種想法。只是,不知道加入哪個軍部?」

眾人陷入思索,有人介紹道:「四大軍部都是規模龐大,特別是遠遠誅軍部和神盾軍部,一個總攬萬族戰場上的所有戰事,一個負責抵禦妖獸,守護南瞻洲本土。我想大部分人都會選擇這兩個中的一個。至於守備軍部,只是負責城內治安、抓抓間諜什麼的;而狂風軍部,遊走於各個小世界,為軍方掠奪積攢資源,就更沒有什麼發展前途了。」

說到這裡,眾多天驕學子紛紛看向風青洋,眼中滿是羨慕之色。

風青洋的乾爹張雄就是神盾軍部的總帥,掌控者著神盾軍部多達上千萬的武者部隊,張雄是人王境的巔峰武者,擁有王者稱號,人稱「神盾王」,可謂權傾天下。

而據說小魔女風青洋深受張雄疼愛,哪怕她要星星月亮,也幫她摘到……

若是能得到小魔女的看重,畢業后加入神盾軍團,有小魔女照拂,升遷起來還不得跟坐飛機似的。

一些有此心思的學子漸漸向小魔女靠攏。

也正因為此,四名學首天驕中,風青洋的跟隨者最多,後台背景也最大,隱隱成了學子之首。

看了一眼風青洋,陳玄心中有些無語,這小魔女似乎跟他有舊怨,她勢力越大,對他就越不利。

這時有人說道:「如今人族局面穩定,武者群體越發壯大,這陸地上的妖獸雖然數量眾多,可假以時日,總是能清除完的。可這無垠海中的海獸就不好辦了,無垠海實在太大,其中海獸又是十分兇殘,而且它們的修鍊方式也是與眾不同,人族對他們的研究還處於初級階段。」

有人附和道:「海獸吸收的荒氣也十分古怪,好像能剋制武者的元力一般,若是御空境的武者身處無垠海中或者上空,被大量的荒氣侵蝕,不消一刻鐘,全身的元力就會一點不剩。它們的技能也能剋制元力武者……同階之間,武者們絕對不是海獸的對手,若非如此,當年的海獸大劫中,人族武者也不會崩潰的那麼快了。」

一名女生滿臉惋惜道:「若是能利用荒氣就好了。可惜了,這荒氣對武者身體不但無益,反而會損傷經脈……毀掉武者的身體。」

若是武者能利用荒氣,那無垠海中巨量的荒氣將會成為人族最大的助力,人族絕對能一飛衝天,說到這個話題,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萬族研究局那邊,對荒氣的研究有進展嗎?」

「沒有消息,無論是武者還是戰寵,都無法吸收荒氣。據說研究局做過實驗,將戰寵體內元力抽光,從空白狀態灌入荒氣,戰寵會變得十分狂躁暴力,無法控制,胡亂殺戮。」

「荒氣這玩意,只適合沒有靈智的海獸,反正它們也是互相殘殺。」

「不能將海獸培養成戰寵嗎?」

「那你也得打得過,而且無垠海那環境,就算是涅槃境高手都不敢深入……」

「大家不用惋惜,靈氣更適合人類,只是人域這裡,大陸上的靈氣被無垠海的荒氣包裹著,靈氣漸漸消磨,越來越不夠用了。」

「那倒是,據說靈氣潮汐過來的那幾年,天地間的靈氣特別濃郁,那時候的武者修鍊的很快,羨慕。不過也不用擔心,咱們可以去萬族戰場搶資源,搶元石。」

陳玄還是頭一次聽到「荒氣」這個詞,默默傾聽眾人的討論,瘋狂的吸收著知識。

原來人域內的靈氣稀少是有原因的,是被荒氣給漸漸消磨掉了。

如此說來,人族還必須去征伐資源豐富的萬族戰場了,另外,小世界和秘境也大大了彌補了人族資源的缺口。

只是,陳玄對這些事情有種說不清的感覺。

千年前靈氣潮汐突然席捲人域,而無垠海也發生了變異,成為荒氣的世界。而後無數空間裂縫被發現,有的通往小世界,有的通往萬族戰場,有的通往秘境,人類根據各自的特點,將他們分別歸類。

秘境的出現又是一個謎,有修為限制,裡面有可以無限復活的妖獸,打贏了還能有獎勵,很像是陳玄前世玩得遊戲副本……

在這個真實的武者世界,秘境又像是被擁有無盡神通的大能開創出來的。

誰這麼閑,搞一個副本給大家玩?

結合靈氣潮汐、靈氣、荒氣、妖獸、海獸、萬族等等因素。

陳玄總覺這些東西一定有一個完整的脈絡能聯繫起來,整合為一個完整的事件。

而最後的真相絕對是一個驚天的秘密。

這些不是現在的他能想明白的?

還是從眼前著手,陳玄記下了一個重點辭彙,荒氣。

制約武者提升的最重要因素是什麼?是資源。

若是荒氣可以利用的話,那便是堪比靈氣的珍貴資源。

只要資源充足,一頭豬都能給堆成天王。

海獸靠荒氣修鍊,實力越發強大,殘暴嗜殺。

而人族和戰寵的身體卻無法承載荒氣,還會被荒氣影響而出現問題。

或許,海獸正是犧牲了自己的理智和正常的身體,才換來的吸收荒氣的能力。

換句話說,不用身體和經脈的話,是否可以安全利用荒氣?

陳玄與別人不同,他擁有體外經脈……如果可以用體外經脈來修鍊荒氣,哪怕只能粗淺的利用一下,他就等於擁有一個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寶庫。

他一個人獨佔整個人域的荒氣資源?

想想都覺得帶勁。

陳玄心頭火熱,越發覺得自己當初堅持追求「鍛體千層」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了。

體外經脈,妙用無窮。

想到這,陳玄的思維擴展開來,他似乎才明白了,體外經脈還可以有更多的用處,只要他敢想,就能隨便去做實驗。反正體外經脈就算出了問題也傷不到他的身體。

這簡直就是一個bug。

正當學子們聊得熱火朝天的時候,一名身穿航空制服的靈艦士兵走來通知道:「靈艦即將起航,很快就會進入罡風區域,請各位儘快回船艙,在防護陣法沒有開啟的情況下,航行途中不要輕易出倉。」

隨即靈艦顫動起來,朝著前方移動,似乎在漸漸加速,眾人沒有勇氣直面罡風,趕緊看了最後一眼腳下的南瞻大洲,依依不捨的離開甲板,返回各自的房間。

接下來,便是接近一周的沉悶旅程了,若是靈艦不打開防護大陣,接下來的時間,他們都只能窩在自己的房間和船艙內公共區域。

陳玄也回到自己房間內。

航空靈艦是速度最快的航空戰艦,比以前陳玄所乘坐的飛艇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不多時就離開了南站大陸,進入無垠海的上空。

此外靈艦已經進入罡風區,陳玄站在窗邊,看到窗外呼嘯而過的狂風,罡風區位於人域和深空的交界處,此處沒有氧氣、無生物存在,空氣中漂浮著大量的星塵,在高空氣流的推動下,以極快的速度流轉著。

通天境以下修為的武者身體都承受不住罡風的侵襲,而高階武者,也無法在罡風中待太長時間,否則,不但身體吃不消,神魂也會受到損傷。

罡風極烈,大量的星塵在罡風中攪在一團,不時摩擦出一蓬蓬的火花。

所以在罡風區域,整個天空都是暗紅色的,火星四濺,而快速移動的靈艦在罡風大量星塵中穿過,蹭蹭的撞擊出無數的火光,如果在外面看,絕對會誤認為靈艦外層好像是著火了一般。

好在打造靈艦的材料是特製的高級合金,內部又安裝了一層降溫的涼玉材料,所以能承載這種摩擦高溫,但即便是如此,陳玄也發現,在靈艦進入罡風的一剎那,一些陣法符文已經亮起,應該是開啟了一些可以降低罡風損害的防護陣法。

看了一會兒,陳玄便失去了興趣。

這罡風對一些煉體大佬來說,是難得的苦修環境,對一般武者來說,就是找虐的險地。

他剛收回視線,就聽到兩聲敲門聲。

陳玄心中一動,暗道:「有客來訪,果然不出我所料。只是,靈艦剛出發就過來找我,也太沉不住氣了,不知道是她們兩人中的哪一個?」

他打開房門,果然見一個窈窕的身影立在門外。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啊,你,你……」

女人沒想到葉天傾的身上,竟然能夠散發出這般冰冷的威勢。

她驚恐的看着葉天傾。

葉天傾面無表情,眼神冷的可怕。

凌厲的如同鋼刀。

李子涵沒有上前勸導。

因為她已經打電話問過了,想要知道葉天傾為何這般憤怒。

因為!

昨天夜裏,她都能時時刻刻的感受到,在睡夢當中的葉天傾身上散發的殺意。

今早她也能從葉天傾的眼睛裏,看到一股壓抑著的殺意。

她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她打聽過很多人,但誰都不知道具體怎麼了。

她打電話給秦無爭。

可現在秦無爭在聖墟大陸的禁地,哪裏壓根就沒有信號,所以自然打不通。

最後只能是找到龍一詢問。

龍一支支吾吾的說,因為死了一些兄弟,所以殿主的心情不太好。

李子涵知道!

葉天傾最重感情,無論是親情還是兄弟情,那都是葉天傾視若性命的東西。

可現在他的一些兄弟死掉了,葉天傾自然是無比的憤怒。

故而!

在這種情況下,還有人故意來找葉天傾的麻煩,觸他的霉頭,葉天傾就算是發泄一番,李子涵也是不會幹涉的。

「我再說最後一次,立即將項鏈還過來,然後你滾蛋。」

「否則的話……」

葉天傾已經失去耐心,下達最後通牒。

但就在這個時候!

「哼,是誰敢對我老婆這樣的態度啊,你是不是找死,當真以為我金龍羽不存在嗎?」

一道滿是怒火的聲音響起。

癱在地上渾身顫抖的女人,在聽到這聲音后,立即就滿臉興奮的站起來。

「老公!」

他跑到男人身邊。

來的這位便是這胖女人的老公,此人乃是京城的一位房地產大鱷金龍羽。

隨着金龍羽的出現。

全場都掀起一片嘩然。

那些看熱鬧的人,看到金龍羽的時候也都吃驚的瞪大眼睛,顯然誰都沒有想到,這胖女人的老公竟然是金龍羽這等存在。

「哼,就是你在這裏跟我老婆過不去?」

金龍羽看着葉天傾。

他眼神桀驁,完全就是不將葉天傾放在眼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