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場的寬闊,恐怕能輕鬆容下數千人在此日常訓練或者演練陣法。

校場的盡關中央位置,是一座高高的點將台,將台上擺放著造型古樸的兵器架,架上的十八般武器,一應俱全。

遠處則是一排排有序且大小相同的石屋,一個個儲存糧草、或兵械之類的碩大貨倉,如同山包般扎眼的聳立著。

一切都那麼協調和井然有序。

這哪裡像是一個土匪的窩點。

在楚風的腦海里,土匪的窩應該是髒亂不堪,烏煙瘴氣。

他們的兵應該是流里流氣,獐頭鼠目,面目可憎的那種。

可是這一種上廝殺,卻不是想像中的那樣。

這時不光楚風這麼想,就連趙雲等人心中也有些疑惑。

如果說白袍會的老巢更像是座兵營,或許大家更願意去相信。

楚風等邊觀察邊小心的行進著,不知不覺便來到了校場的中央位置,

正待大家紛紛猜測時,突然耳邊響起一連串的「咚咚咚」的戰鼓聲。

緊接著隨著陣陣馬鳴聲中,數百名身穿白甲騎著白色戰馬的賊子,從四面八方快速的湧來。

他們沒有急於上前廝殺,而是奇怪的繞著他們不斷的旋轉。

擺出一個個造型奇特的方陣出來,將楚風等人團團圍困在中央的位置。

楚風相對於關羽等人臉上的凝重,並沒有呈現出什麼驚慌的神色。

反而饒有興緻的左顧右看起來,像極了一個農夫頭次進城逛集市的形態,瞅什麼都新鮮。

他有些眼尖地發現,靠近他周圍的這些騎兵們,每個人腰間都有個小小的瓦罐,這樣的騎兵足有數十名之多。

可是靠後面的這些騎兵則是沒有這樣的位置。

他心裡不由地暗暗揣測著,這瓦罐裡面到底裝得是什麼,為什麼不能每人都能擁有一個。

「哈哈哈,你這個妖人,看我今天如何破你妖術,讓你顯露原形,再把你剝皮剔骨,祭我兄弟們的在天之靈!」

久違的金煞,此時身披重甲,全副武裝的出現在點將台上,擺出一臉得逞的樣子朝他喊道。

「想傷我兄弟的命,得問問我關某人手中的刀同不同意!」

關羽將手中的青龍偃月刀重重朝地面一杵,手縷長須,眼神輕蔑的看了一眼金煞后說道。

其他人相互對視一眼,悄然挪動腳步,用身體隱隱將楚風圍在最內圈,哪怕楚風是他們心目中武藝最強之人。

聽完這句話,見到這些人的舉動后,楚風突然莫名有種感動。

他再也不像以往內心裡總有股孤獨無助感,而是漸漸有了底氣。

不過能讓關雲長打心眼裡喊兄弟這兩字,可是真心不易。

他這句話簡單明了的說明了一點,已是發心底認可了自己。

「小的們,給老子動手!」

站在點將台上的金煞,直接無視了關羽的話語,而是直接發令道。

只見這些數百名騎兵們,又開始急速的跑動起來。

他們手中的長槍或長戟都開始向前伸出,那鋒利冰冷的槍口,讓人不寒而慄。

最內圈的這些騎兵,也是離著楚風最近的。

只見他們單手執兵刃,另一手將腰間的瓦罐拿了出來,咬掉上面的塞布,沖著楚風就潑了過來。

趙雲大喊一聲小心,心中以為是油之類的易燃物品,主動向前用身體替楚風擋去,其他兄弟們亦是如此。

誰知道,瓦罐潑灑出來的是鮮紅的液體,數十名騎兵不間斷地潑出,洋洋洒洒下,如同漫天的細雨,根本擋不住。

他們四人頓時渾身血紅一片,如同從血池內撈出來一樣,無一人倖免。

大家各自聞了聞身上的液體,發現氣味腥氣無比,不用舔食就知道是血液,只是不知道是人血還是動物的。

更不知道對方這麼做是何種意圖?

「哈哈,黑狗血專破妖術和妖體,看你是不是還刀槍不入?」

金煞為自己的聰明由衷地開心,他當時犧牲掉那數十名親兵,就是為了跑回來,好想辦法破掉妖術。

左思右想下,總算想了起來,道士專用黑狗血收服妖孽的手段。

便命下面的人宰殺一些黑狗取血來,好在他平常喜歡吃狗肉,廚房的管事專門養了一些狗,以備不時之需。

幸運的是,這些狗裡面真還有幾隻黑色的狗。

就因為這事,廚房的管事還讓他重重地獎勵了不少銀兩,樂得對方一個勁的跪拜。

狗血數量有限,並不能讓這最後的五百騎兵人手一罐。

所以金煞特意選了一些身手敏捷之人,利用陣法變幻之際,趁機將黑狗血潑在對方身上。

「這個白痴!」

趙雲等人嘟囔著說著,打心眼裡他們早就認定,楚風只是內功高強而已,這哪裡是什麼妖術。

楚風身上的狗血從臉順流到下面嘀嗒個不停,混身濕漉漉的,讓他感覺到很不舒服,加上眼睛又被浸入了不少。

他氣笑不得下,顧不得對方在說些什麼,一個勁地低頭用手揉個不停。

此時給外人的狀態,真好像被黑狗血破了妖術后,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給我殺!!」

金煞興奮地大吼一聲后,從點將台上一躍而下,騎乘著一匹高大的白馬,手執一柄大刀揮舞著疾奔了過來。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唐隱,小雲帶着小美四五六號和阿諾一二三號,駕車開往老家楓葉鄉所屬的小鎮,鳳祥鎮。

這裏離無人工廠規劃的地點楓葉鄉不遠,有水泥公路通往那裏。

唐隱租的舊工廠,就在離鳳祥鎮子不遠的地方,此時,送貨的貨車已經停在了工廠外。

這次的零件非常多,唐隱在當地臨時招了一些村民來幫忙搬運。

搬完之後當場給他們結了賬,本來唐隱打算直接威信支付的,結果有一部分村民沒有智能手機,他們都是中老年人,幸好小雲有預備着一些紙鈔,不然付錢還要多一些波折。

關上大門之後。

唐隱說道:「現在開始組裝吧。」

於是包括小雲在內的七個機械人,開始工作起來。組裝好之後的機械人,自己走到倉庫中合適的位置摺疊起來。

這次運過來的零件大約可以組裝一百台工程機械人。

沒人知道這個破落的舊工廠,悄悄出現了大量的機械人。

……

偏僻的工廠,最近忽然熱鬧了起來,每天都有貨車送貨來,還有挖掘機,大卡車,壓路機。

工廠里放不下,唐隱不得不向當地村民租用大片用地,將更多的車停放在外面的空地上。

耕田自然不可能放下工程車,當地村民本來就臨近鳳祥鎮,屋子修建的還算不錯,這些車都停放在家家戶戶的院壩旁。

幾天下來停了近百輛車。

「我說老李頭,你家怎麼停著挖掘機?我來的時候看到,你們這裏家家戶戶好像都停著啊?什麼情況?」

「是那家工廠里的新老闆,前幾天給咱們租用了地方,反正咱們的地壩,閑着也是閑着,就租給他了,嘿,這老闆出手闊綽,一天一百塊,上哪找這好事啊。」

「還能有這好事啊,我家離這裏也不遠,要不我去找找老闆,他還要停,就停我家去。」

「你家離這裏二里地呢,要停也是在廠子周圍停啊,哪裏輪得到你。」

老李頭的家裏這家工廠不遠,站在家門口,指著工廠說道。

他們說話的時候,又一輛貨車開到工廠門口,停了下來。

工廠立馬就走出幾個穿着制服的大漢,搬運貨物,大漢的力氣非常大,沒多久,就把貨車上的東西搬完了,老李頭看他們那輕鬆的樣子,以為包裝箱不重。

也想上去幫忙,看看能不能掙點辛苦費,上次老闆的闊綽,他還記着呢。

不過等了幾天,也沒見老闆來招人。

這些大漢也不知道啥時候進去廠子的。

……

這幾天,代工廠陸續將機械人的零件發來,工廠中的機械人也越來越多。

這天唐隱同小雲商量道:「現在機械人已經初步夠了,這座工廠不算大,很快就容納不了更多的機械人了。」

「無人工廠地皮上的拆遷工作還沒有完成,拆遷辦的人遇到了釘子戶,僵持了好幾天了。」

小雲打開地圖指著那幾處地方。

釘子戶的田地,有幾處處在無人工廠的關鍵位置。

遇到釘子戶幾乎是每一個開發商都會遇到的麻煩,這些人所求一般是更高的價錢,只有極少數是捨不得祖地的。

想漲價的人,往往是貪慾無滿,真給他們漲價,他們就會給你坐地起價,其他同意拆遷的住戶也會有意見。

唐隱沒有處理過釘子戶,也在網上見多了這樣的消息,所以漲價選項首先就被唐隱排除了。

「他們的安置地在哪裏?」

阿諾打開的筆記本,屏幕上顯示著詳細的地圖,小雲隨即指著,地圖中一處地勢平坦的山坳,「這裏是政府規劃的村民聚集地,村民集中到這裏后,生活方面會統一規劃,修建了居民小區,集市。」

唐隱仔細了解了這處安置地的規劃,總體來說非常不錯,比原來散居安全性上高上不少。

生活條件也能提升上去。

「調查過那幾家釘子戶的信息嗎?他們是什麼原因不搬遷的?」

小雲說道:「一戶是村子裏的懶漢,孤身一人,地都荒了幾年了,全靠低保生活,除了要一套房子,還要我們付給他50萬的現金。一戶是村裏的孤寡老人,年紀很大,不捨得搬,兒子早年間死於意外,老人十分固執,不願意搬遷。一戶是一對中年夫妻,平日在村子裏的風評不好,愛佔便宜,有一個女兒,去縣城讀高中去了,他們要求在天仁縣給他們補貼兩套百平米的房子。」

除了老人,兩家話里話外就是要錢。

唐隱想了一下,「老人的問題,應該才是最難辦的,派人好好勸勸,必要時可以送到養老院,我們出錢給他養老。那個懶漢,告訴他,錢沒有,最多給他安排一個閑職,給最低工資,餓不死就行的那種,至於那對夫妻要遷到縣城裏邊,可以將拆遷房折算成現金,但想在縣城裏買房只能自己想辦法。」

唐隱暫時給出了處理方案,小雲立刻說道:「那我派小美五號去處理。」

小雲說罷,小美五號就迅速離開了工廠,去找拆遷辦的人。

拆遷問題暫時處理,釘子戶能不能搞定,還要等一段時間看結果,但唐隱不打算浪費時間乾等,說道:「可以讓機械人先去處理已經完成拆遷的地皮,先把工程動起來。」

「工程車已經準備好了,燃油補給的油罐車,現在已經到了兩輛,可以供應兩天的消耗,因為保密的緣故,燃油是從外省運輸而來,還有十輛車在路上行駛。工程方面,預計需要剷平五座山頭,山溝里有小河,還需要改道,我們將從這裏……」

唐隱一說開動,小雲就展現出了詳細的計劃準備和開工安排,河流如何改道,山體泥石填補到哪裏。

這裏的山都是小丘陵,最多一兩百米高,剷平之後,預計比周圍的山溝高四十米,在這個地帶,形成山谷小平原。

完成後的預計效果也模擬了出來,而與山體剷平同步進行的,就是地下挖掘,如何防止地下坍塌,小雲也給出了可靠的方案。

看了小雲的安排,唐隱滿意的點點頭。

整個工廠頓時行動起來。

此時倉庫中已經儲存了近千號機械人,堆疊了十幾層,一部分從堆積的倉庫里,爬下來,走出倉庫。

它們出來后,從擺放在路上的箱子中,拿起統一的制服工裝,套在身上,遮蓋住機械身軀,只在少數地方覆蓋着模擬矽膠。

唐隱站在工廠的辦公室門口,望着密密麻麻的機械人。阿諾抱着筆記本電腦,為唐隱展示數據。

【工程機械人】

智能等級:高級

模擬度:初級

力量均值:270公斤

續航:1-5小時

工種類型:挖掘,鑽地,運輸,建築……

【巡邏機械人】

智能等級:強級

模擬度:高級

力量均值:350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