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眶……」

外面響起了一道鐵門打開的聲音,伴隨著略顯悠閑的摩擦聲音。

庄塵微眯著眼,看著那道漸漸逼近的黑影。

「我們又見面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出現的這一個人是蔣志光。

「你可真是狼子野心。」

庄塵仔細一想,也知道蔣志光之前跟在杜伽老先生的身邊。

所以才會對他身邊的人與事情了如指掌,卻還是對他心有防備。

「他在死之前有沒有給過你一個什麼東西?或者說什麼話?我希望你配合。」

蔣志光半蹲在庄塵的身邊,惡狠狠的抓住他胸口的衣服,陰冷的氣息向他撲面而來。

扭曲的面孔看起來極為的駭人。

不過庄塵並沒有把他的這一副模樣,給放在心上,鼻尖發出了嗤笑。

「看來我說的話,你並沒有記在心裡。」

庄塵不屑地盯著他,臉上有著幾分邪笑。

「咚!」

蔣志光惱怒的一拳打在了庄塵的胸口,猛烈的衝擊力讓庄塵胸腔翻湧。

一絲血液從他的嘴角緩緩流出,蒼白的面色上有些倔犟。

「我有的是辦法撬開你的嘴巴,得到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哼!」

庄塵搖了搖頭眉目一挑地盯著他。

蔣志光站起身子,拿起鞭子在空中揮舞的啪啪作響。

他在被吊著的五姐妹下面漫不經心走著,眼眸中出現了一絲邪魅。

「啪!」

「唔……」

蔣志光一鞭子打在了上官愛的身上,疼的她臉上扭曲,痛苦的哀嚎著。

「不要動她們。」

庄塵怒吼了一聲,拽緊的拳頭青筋暴起,眸子一片猩紅。

「要讓我放了她們也可以,回答我的問題。」

蔣志光在說著的時候眸子兇狠的,再次打在了其他人的身上。

上官愛艱難的睜開眼睛,充滿恨意的看向蔣志光。

「你這個叛徒。」

。 第十六章制伏黑寡婦!(深夜加更求支持啊!)

看着黑寡婦凌厲的手法,陳修有些興奮,總算來一個能過得去的對手了,他迅速閃身躲開了黑寡婦的手刀。

他輕笑一聲,道:「速度要快啊,要不我怎麼能讓我有鬥志呢?」

陳修是在黑寡婦要碰到自己的瞬間躲開的,黑寡婦縱使體術無雙,卻根本趕不上陳修的反應速度。

黑寡婦沒想到陳修如此棘手,反應於速度都超過自己,她聽出了陳修話里的輕視。

她咬咬牙,一皺眉頭,腳下用力再次向陳修攻來。

這個傢伙,還真是難纏啊!她在心中暗暗想到,怪不得那qun廢物會被扒光了丟到大街上呢。

陳修側身躲過,沒想到黑寡婦卻突然收力,轉身利用靈巧的身法,和絕佳的柔韌性,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如同蛇一般盤在陳修身上。

三下兩下居然到了陳修的肩膀上,被黑寡婦這個尤物在身上一蹭,陳修心裏一盪,都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FengLiu,陳修算是清晰的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不過陳修還不想死,活着跟牡丹花來一場FengLiu豈不是更妙。

抬手抓住黑寡婦馬上就要夾緊自己腦袋的shuang腿,陳修使勁的一轉身,把黑寡婦如飛盤般丟了出去。

黑寡婦在半空中迅速轉身卸力,剛剛站穩身形,陳修就已經欺身而上,抓住了黑寡婦的雙手,黑寡婦比力氣根本不是陳修的對手,無論如何掙扎都沒法掙脫。

陳修此時也沒有憐香惜玉,單腿抬起往前一壓,把黑寡婦摁躺在地。

膝蓋正好頂在黑寡婦的前面,陳修感受着黑寡婦柔嫩的身體,心說要是換條腿在上面該多好。

其實陳修根本沒用什麼鎖技,但是光憑着力氣就足夠牢牢控制住了黑寡婦。

居高臨下的看着黑寡婦的俏臉,陳修zui角漏出一絲邪異的笑容。

「你現在是我的俘虜了,你說我要怎麼對你才好?」

黑寡婦雖然被制服,但是臉上卻絲毫沒有慌亂。

她用力想要掙脫陳修的擒拿,但卻發現動彈不得。

無論她怎麼使勁,都無法掙脫。

「你個混蛋!」

她惡狠狠地瞪着陳修,怒道。

說實話,她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陳修反制住。

她執行了那麼多任務,還是頭一次遇到如此尷尬的局面。

要是別人可能畏懼黑寡婦蛇蠍美人的凶名,但是陳修可不覺得黑寡婦還能翻起什麼風浪。

在絕對的體能和反應速度優勢下,黑寡婦這隻毒蜘蛛在陳修看來,也得乖乖變成小貓咪。

「不要亂動,你如果亂動的話,我不介意好好享用一下你的身體。」

陳修看着黑寡婦那完美的身段,壞笑着說道。

「你要是敢動我一下,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聽了陳修的威脅之後,黑寡婦終於老實了一些,但zui上卻依舊是不認輸。

「我做事情從來不後悔,我想你們一定是看了我的漫畫,所以才來找我的吧?」

陳修說道。

「說,你怎麼知道隊長那麼多事情?!」

聽了陳修的話后,黑寡婦也想到了這件正事。

陳修笑道:「不如我給你講一個故事?」

「好啊,最好講的生動一點!」

黑寡婦不甘示弱道。

(《我的老婆方一勺》,《娛樂之超級大少》,《娛樂之絕對巨星》)

(感謝@[email protected]投的月票!感謝月夜茶會投的月票!)

。 「嘶,蘇御與洪武道場那一戰,我也看過啊,那時候的他,絕對是拼盡全力了。」

「應該是拼盡全力了,那一戰我也看過,當時他都重傷了,如果沒有拼盡全力,絕對不可能重傷。」

「不管那一戰有沒有拼盡全力,這一戰,他也太生猛了,再次以一己之力,逆風翻盤,這一戰後,他的名氣,恐怕會直線飆升,這片區域,都將會記住他的名字。」

全場嘩然,震驚。

誰能想到,蘇御能在這種幾乎必死的局面下,逆風翻盤。

沒有誰想到。

哪怕是胖子,大刀王五他們,也都絕望了,覺得勝利無望,已經做好了死在這裡的心理準備。

可結果呢,讓他們都震驚的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哈哈,殺了這群狗崽子。」當略微一驚后,大刀王五第一個反應過來,頓時興奮著,揮舞著大刀,砍了上去。

而羅凱這邊的十人,看到三胞胎兄弟如今生死不明,也嚇破了膽子,在王五他們衝殺上來的剎那間,瞬間掉頭就跑。

他們不怕胖子他們,但他們怕蘇御。

如今的蘇御,在他們心裡,簡直就是第二個修羅道場的『王冕』,那個唯一在半步宗師級境界,就被修羅宗賜予修羅稱號的超級怪物。

此刻的蘇御,絕對與王冕,是一個級別的超級怪胎了。

「怎麼會這樣?」羅凱也驚呆了,雙目瞪大,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但不管他接不接受,現實就是現實。

咻。

毫無半點猶豫,羅凱也在一群人驚愕的目光下,瞬間轉身就跑。

他雖然很想殺了蘇御,但此刻也明白,留下來的結果,無疑是死路一條。

「跑了?」看到他們逃走,在場的所有人再次愣住了。

在這之前,威風的不可一世的羅氏道場,竟然會在三胞胎慘敗后,轉身逃跑。

不過仔細一想后,他們也就能明白了。

喚作是他們,在看到自己最強的依仗都已經生死不知后,絕對會做出最有利於自己的行動來。

逃跑,無疑是眼下活下來的希望。

「追,不能讓他們逃走。」而此刻,大刀王五猛的一喝,就要追上去。

此刻,蘇御的聲音卻傳了過來,「讓他們先苟活一段時間。」

王五,胖子,紅衣女子頓時回過神來,就看到蘇御嘴角在溢血。

「羽蘇兄弟,你受傷了?」大刀王五面色一變,立馬從懷裡掏出一顆療傷葯,遞給了蘇御。

「受傷了啊,就跟上次與洪武道場交手時一樣,拼盡全力了。」蘇御微笑,目光掃過,看到了遠處觀望的所有人。

那些人聽到他這話,瞬間無語了,暗自誹謗,鬼才會相信你拿出全力來了。

上次與洪武道場交手,就是拿出了全力來。

可結果呢,這次與宗師級以下,十大道場之中排行第三的羅氏道場交手,爆發出的實力,可是比上次與洪武道場時,強多了。

現在,已經沒有人會相信他說的話了。

這傢伙,鬼精著呢。

「趕緊走。」而此刻,倪穹兩人,跺手跺腳的往人群外擠去。

「倪穹,你們兩個叛徒要去哪兒呢?」王五一直在留意著他們,當他們邁步要離開的剎那間,瞬間沖了出去,揮刀砍向倪穹,嚇的倪穹兩人面色大變,迅速後退。

噗。

王五的一刀,直接將地面割裂出了一條裂痕,蔓延到了他們腳下,差點將他們的腳趾頭砍下來。

咚。

倪穹兩人,嚇的雙腿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王哥,我們錯了,看在曾經是戰友份上,放過我們吧。」

「是啊,王哥,我們錯了,留我們一命吧。」

「你們剛才,不是說我們必死無疑嗎?與好羅氏道場抗衡,那就是在自尋死路,你現在,有本事,再說一遍?」王五冷笑,大刀架在了倪穹的肩膀上,嚇得倪穹胯下,直接流出了黃色液體。

「卧槽,嚇尿了?」眾人露出了鄙夷之色,紛紛捂住了鼻子,再次往後退。

「放他們走吧。」此刻,胖子開口道。

「唉,起來吧,你們走了狗屎運了。」大刀王五收刀。

「多謝,多謝。」倪穹兩人立馬起身,在他們起身的剎那間,倪穹的眼底掠過一抹仇恨。

今日,王五羞辱他,他必定要在不久后,全部報復回來。

噗。

然而他們剛走兩步,兩道劍氣,瞬間擊穿了他們的後背心,從他們的前胸穿透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