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應該都是靈氣】

【修仙者的胃,能和我們的胃比嗎?我覺得,把宰相肚裏能撐船這句話改一下,改成修仙者肚裏能撐船,還挺不錯的】

對於陳偉來說。

這一條魚吃下去,總算不再只是讓飢餓感消失,有了個七八分飽。

魚肉雖不比妖核,但,或多或少都蘊含些許靈氣。

這麼大一頭魚全部吃進肚子,再來顆丹藥火上加油,陳偉覺得,自己又能突破了!

7017k 顧知鳶聽到宗政景曜的話,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單獨的房間,存放那些東西,另外,在研究一下美容養顏。如果進一步研究一下,做得好的話,這樣不就財源滾滾,以免以後還要看別人的臉色!

「好。」顧知鳶說:「吃個早飯就去?」

「嗯。」

此時,朝德殿上,一片肅靜。

周相寅和趙匡洪站在了人群的最前面,趙匡洪正在喋喋不休的彙報着眼下的情況。

趙匡洪的表現足以讓人吃驚了,他一點也不膽怯,也不緊張,語速不快不慢,將所有事情娓娓道來,當趙帝挑出問題的時候,他也能立刻回答上。

他的表現,讓趙帝相當滿意,相當震驚,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兒子有如此的才華。

趙匡洪此刻就像是一顆被擦亮了的明珠一樣,光芒四射,讓人移不開眼睛。

趙匡籃緊緊握著拳頭,一個宗政景曜就已經夠麻煩的了,現在趙匡洪居然也該在人群面前嶄露頭角,看來,當年的警告,已經失去了作用了!

趙匡籃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趙匡林,趙匡林感受到那灼熱的目光,緩緩回頭,與趙匡籃對視了一眼。

二人的眼神之中,流轉着詭異的光芒。

緊接着,趙匡林笑了起來。

此時,趙匡洪已經回答完畢了,他站在原地,等待趙帝的批示。

趙帝的手指頭在椅子上敲了敲,冷聲問道:「各位愛卿,還有什麼不解的地方么?可以一一向六皇子詢問。」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說話,這份報告寫得很清楚,沒有遺漏錯誤的地方,根本就挑不出來問題。

「臣等無異議。」眾人高聲喊道。

趙帝滿意地點了點頭:「很好,老六,你讓朕刮目相看,這份報告是你寫的還是昭王寫的?」

「回陛下。」趙匡洪如實說道:「皇兄指出了重點,剩下的是兒臣自己寫的。」

聽到這個回答,趙帝很滿意,笑着說道:「很好,不虧是朕的兒子,剛好,老八的事情,就由你來接替,若是有不動的,請教昭王便是。」

「是。」趙匡洪不亢不卑,絲毫沒有因為皇帝的話喜形於色,好像這一切是他應該有用的一樣。

這個表現,落在了旁人的目光之中,多多少少有點諷刺了。

趙匡籃緊緊握著拳頭,老八之前做的事情可以說是一件肥差,讓人羨慕不已了,但,也正是這個原因,讓趙匡奇起了貪慾落下了如此的下場。

趙匡洪是親自審理本案的人,他是千萬不敢步入趙匡奇的後塵的。

「陛下。」劉旭濡站了出來說道:「六皇子初涉朝事,應當循序漸進,監督物資運轉的事情,事情實在是太複雜了,臣提議,先讓六皇子從小事情做起來。」

「臣附議。」

「父皇。」趙匡籃站了起來說道:「兒臣見六哥才華橫溢,這一次的事情,處理是非常的漂亮,但是這一次是昭王幫忙的,若是沒有昭王,只怕困難,兒臣覺得,應該讓六哥先學習處理一些輕鬆的事情。」

「正是。」趙匡林也站了出來:「父皇,兒臣也這樣認為,畢竟六哥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若是有了差池,也麻煩。」

「父皇。」趙匡籃又說道:「最近戶部不是在審查人口么?這也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也可以讓六弟去試試看。」

趙匡洪回頭看了一眼趙匡林,緊緊握著拳頭。 戈壁灘上。

葉秋和唐飛帶領眾人,緩慢地前進。

他們一邊走一邊偵查,以防活死人突然出現。

「軍神說了,除了把這裏調查清楚之外,還要找到曹教授。」

唐飛壓低了聲音,說道:「曹教授不僅是生物學家,還是生化學家。」

「當年軍方的研究項目,曹教授也參與了。」

葉秋眼眸一閃。

先前他問魂的時候,聽活死人說,曹教授被抓了,將軍還要跟曹教授談什麼合作,當時他就覺得奇怪,此刻聽了唐飛說的這些,葉秋明白了。

想必,曹教授對研究超級戰士有巨大的作用,所以將軍才抓了他。

「曹教授被他們抓了,在秘密基地。」葉秋說。

唐飛一驚:「你怎麼知道的?」

「那個活死人告訴我的。」葉秋說。

唐飛微微皺眉,說:「這是真的嗎?」

「怎麼,你不信我?」

「我當然信你。」唐飛道:「我是說,那個活死人的話可信嗎?」

「可信。」葉秋說:「在我面前,活死人不會說謊。」

唐飛恨聲道:「他們抓曹教授肯定是為了研究超級戰士。

「我聽軍神講,曹教授這些年並未放棄,一直在偷偷研究超級戰士。」

「只不過,曹教授的研究都處於理論層面,並沒有做過實驗。」

「所以,軍神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過問。」

「但是,軍神一直很關注這件事情。」

「不曾想,曹教授竟然被抓了。」

唐飛沉聲說:「不管怎麼樣,我們要找到曹教授,安全地把他帶回去。」

葉秋恍然大悟。

難怪軍神這麼看重曹教授,原來,這個老傢伙,是研究超級戰士的專家啊!

葉秋道:「我聽活死人講,那個將軍想跟曹教授談合作,但被曹教授拒絕了,然後將軍的手下打了曹教授。」

「曹教授一把年紀了,又挨了打,也不知道能撐多久?」唐飛憂心忡忡的說道。

「曹教授應該不會有性命之憂,那些人抓他,可不是為了殺他。」

「為了防止橫生事端,我們要馬上行動。」

葉秋說:「爭取早點找到曹教授,把他解救出來。」

唐飛點點頭,當下命令全體:「全速前進。」

五分鐘后。

距離目的地還有兩百米,唐飛突然抬起手掌,頓時,所有人停下。

「通訊兵,搭建無線電,設置對講頻道!」

「偵察兵,負責偵查周圍情況!」

「狙擊手,尋找有利位置隱蔽!」

「其他人等,檢查武器裝備!」

「……」

唐飛迅速下達各項命令。

又過了三分鐘。

「報告首長,對講頻道已經設置成功!」

這時,唐飛的對講機里傳來聲音:「報告首長,狙擊手已就位。」

偵察兵跟着彙報:「報告首長,周圍暫未發現異常。」

唐飛點了點頭,站了起來,一雙虎目從在場所有戰士的臉上一一掃過,而後擲地有聲的說道:

「兄弟們,從我們當兵的第一天起,我們心中就有一個信念,那就是赤膽忠心,保家衛國。」

「現在,我們即將上陣,我希望諸位,隨我一起衝鋒陷陣,奮勇殺敵。」

「橫刀立馬斬群魔!」

「有一句話說的好,當兵不怕死,怕死不當兵!」

「祖國培育了我們,此時,是我們甘灑熱血,報效祖國的時候了。」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如果活死人是狼,那我們就滅了他們!」

「告訴我,你們有信心嗎?」

「有!」特戰連的戰士們齊聲低吼。

為了不打草驚蛇,所以大家都在剋制自己的情緒,否則的話,他們的聲音會衝破雲霄。

葉秋看了看唐飛,眼中略帶欣賞。

他突然意識到,唐飛能在三十多歲的年紀出任冥王殿的參謀長,除了家族的背景,與自身的能力也分不開。

哪怕知道即將面對的是活死人這樣的強敵,還有未知的敵人,唐飛也表現得十分沉穩,頗有大將之風。

「好!現在大家對時間,三十秒之後行動。」

唐飛說完,率先查看手錶。

這時,通訊兵來到唐飛面前,說道:「首長,信號受到了干擾,對講機已經無法使用。」

嗯?

唐飛眉頭一揚。

通訊兵繼續說:「不僅對講機無法使用,而且就連各種無線設備都不能使用了。」

「我知道了。」

唐飛揮了揮手,示意通訊兵離開。

「接下來怎麼辦?」龍夜問。

「繼續行動。」唐飛道:「告訴兄弟們,待會兒五人一組,互相掩護,切記不要分散。」

「是!」

唐飛繼續安排:「還有,留下五個兄弟,在上面負責接應。」

「是!」

唐飛看向葉秋,說道:「待會兒行動的時候,我打頭陣,你來斷後,行嗎?」

「還是我來打頭陣吧,畢竟,我對付過活死人。」葉秋說:「其他人就交給你們解決了,龍夜,記住,下面危險,千萬不要衝動。」

「放心吧,我不會衝動的。」

「行動吧!」葉秋說完,率先向前走去。

「出發!」

唐飛一聲令下,所有人都在葉秋的身後,繼續前進。

兩百米的距離,很快就到了。

一個洞口出現在眾人眼前,直徑大約有兩米寬,從上往下看,裏面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見。

唐飛拿出一副墨鏡戴上。

葉秋認了出來,這個眼鏡是冥王殿研究的高科技產品,具有透視功能。

唐飛戴着墨鏡往洞口裏面看了一會兒,然後說道:「下面沒人。」

「沒人?」龍夜一愣,說道:「會不會是那些活死人已經轉移了地方?」

「你怎麼看?」唐飛目光瞟向葉秋。

葉秋很清楚,眼鏡透視的範圍是十米之內,超出十米,眼鏡就無法透視了。

也就是說,十米以下的地方唐飛看不到。

葉秋道:「他們應該還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