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指數:一星半。」

「此人擁有非凡能量,或可對宿主造成殺傷。」

武道高手!

這世上還真有啊。

非凡能量,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內力吧。

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刺激!

干他!

江寒瞳孔的火焰變的炙熱起來。

。 —————————–

石頭,就是一大塊的石頭了。

許林抓起石頭的同時,對方也就開始打退堂鼓了。他吼叫了一聲,對方也還是沒有回應。

他打開了手電筒,往草叢裡一照,熊瞎子倒是真的,只是已經死掉了。

死掉的原因是什麼,他也不得而知。許林往那時投了塊石頭,見沒有回應。這才走了過去。

走過去后,他立馬也就確認了。那頭熊瞎子也才剛剛死掉,可是目之所及。他也沒發現什麼傷口。

這就有些個奇怪了。對方的情況,他也不想再去想太多了。

他又回到了山洞的門口,篝火卻是熄滅了。裡面的兩個美女,也還是呼呼地睡得正踏實呢。

許林這才長呼了一口氣,天色已經微微地發亮了。他坐了下來,蓋麥爾已經醒來了。

「許先生。你回來了?」蓋麥爾的話,聽起來很是舒心。

「我回來了,你接著睡吧。」許林還在竭力地安慰著她。不過,他的聲音,也漸漸地低下去了。

他也想要休息了。

蘇雲曦也醒了過來,跟蓋麥爾一合計。她倆一致要求許林,要他先休息一會兒子。

「不然,天色一亮,他也就承受不住了。」這是蘇雲曦的話。

許林還想要倔強一回,顯然是沒有用。他又交待了兩個美女一回,這才放心地睡過去了。

一覺醒來,他的眼裡,已經是大概九點半十點鐘了。他醒來之後,想要走出去,還是被蓋麥爾約束住了。

「你再睡一會兒吧,不要這麼早就醒過來了!」

蘇雲曦也是這麼個態度。她也想讓許林再繼續睡過去,至少要睡到中午十二點鐘!

許林終於醒了過來。他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下去武覺鎮。找到武任寨主:「商量下一步的計劃如何行動。」

「汪總叫咱們趕緊撤離。」蘇雲曦道。她隨身帶著衛星電話,就等於隨身帶著把尚方寶劍了。

「既然來了,就不能空手而歸。」這是許林的鐵血誓言,「昨天晚上,我冒死潛入高覺鎮,得到了好多有用的信息。」

「說來聽聽。」蘇雲曦道。

「有些個信息,看似現在沒有用,其實將來也是有用的。」許林道,「比方說。前幾天漂亮媳婦兒叫咱們給她的前婆婆帶回去的肉靈芝,高覺鎮里就有很多。」

「啊,那個東西,可是好東西啊!」這句話一出,兩個美女全部地都來了勁。

「好東西有什麼用,咱們又不能帶很多回去。」許林道,「我算過了,咱們現在的隨身物品都有幾十公斤了。想要多帶些回去,那就只有一個辦法。將咱們隨身的物品扔掉。」

「可以郵寄過去。」蘇雲曦道,「我說的是隨身物品。咱們可以隨身攜帶儘可能多的肉靈芝,這才有用呢。」

蓋麥爾也贊同她的說法。兩個美女來到了山腰外面,向著山腳的方向看去。那個地方,鬱鬱蔥蔥的大樹下面,就是武覺寨了。

「還有。咱們去跟汪家祖先修墳山的事情,還真的要從長計議。」許林道,「這裡是夷疆,跟內地的喪葬習俗有很大的區別。汪家的祖先,怕是要埋遍這整座山了。要想要修墳山,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只講三代以內吧。」蘇雲曦隨意地說。

「啊哈,三代以內?虧你也還說得出來!」蓋麥爾介面道,「三代以內的汪家人,沒有幾個回來到夷疆入土為安的吧!」

「哦。這個也是。」蘇雲曦這才反應過來,「從她的曾祖父開始,他們家就四海為家了。這種事情。還真的是有些個棘手呢。」

「我還打聽到,汪家的祖塋,由於多年來無人照看。已經是散落四處,無法清點了。」許林道。

這種事情,還真的是有些個麻煩。兩個美女現在一提到這件事,就有些個頭大。

「那麼,最關鍵的事情,你打聽出來沒?」蓋麥爾問道,「我說的是,高傑他們,針對咱們下的套子這回事?」

「這件事情,查得有些個眉目了。」許林道,「他們是在拚命地搜尋咱們,想把咱們再弄回高覺鎮去。」

「那樣啊。好可怕呀!」蘇雲曦道。蓋麥爾也嚇得不行,嚇到花容失色了。

「這個並不可怕。」許林道,「他們想把咱們弄回去,似乎也沒有什麼大事,也就是想從咱們身上多賺些錢而已。」

這麼一說,幾個人的心裡。還真的就放下了不少。兩個美女,突然來了興緻,道:「我想知道,昨天那兩個偷酒肉的人渣,是個什麼下場。」

許林也來了興緻。他興沖沖地向山下走去,沒走幾步,碰到了上山來的漂亮媳婦兒。

她只有一個人,好像是來收東西的。這個山洞裡,早先就被武任寨主囤積了不少的生活用品,這才把她「流放」到這裡來的。

老遠地,她就看到了許林。看看周圍沒有人,漂亮媳婦兒問道:「你們不會告訴我,昨天一晚上,你們就是在這裡度過的吧?」

「還真的如你所想。」許林道。

漂亮媳婦兒的臉上頓時一紅:「這個事情,是多麼地可怕喲!」

「可怕個啥子?」許林淡淡地道,「可怕的話,你大清早地還敢過來?」

「喲喲!」漂亮媳婦兒的聲音直插雲霄的那種,「周先生,都什麼時候了,還大清早的?大概你老是直睡到現在才起床的吧,還大清早,都快要到下午了!」

許林這才意識到漂亮媳婦兒的話是真的。他搖了個頭,道:「寨主夫人,你想要上山去……」

往下的內容,略去了至少五六個字,漂亮媳婦兒立馬省悟過來:「那是,我也是要去山洞那裡的。裡面,還有我的不少東西呢。」

「昨天晚上,餓得不行,吃了點裡面的東西。」許林道,「如果需要賠償,我們會照原物的五倍來賠。」

「喲喲——」漂亮媳婦兒的嗓音,越發地尖利而刻薄了,「都誰跟誰喲,吃了點兒東西還叫賠。你們來了,就是客人,哪兒有叫客人賠償東西的說法!」

【本章完】

。 當浴室門關上的那一刻,鄭玲玲手握殺豬刀,朝着躺在地上的代娜露出了死神的微笑。

緊接着,浴室里傳來斷斷續續的慘叫聲,直到半小時后才回復平靜。

清理乾淨身上和血,鄭玲玲走出了浴室。

這時鬧鈴聲響起。

鄭玲玲聽到門鈴聲一愣,隨後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

「終於來了……」

一個小時后,特調處

「隊長,鄭玲玲已經把什麼都交代了,她承認一切事情都是她做的,人都是她殺的。」

「致於她殺了那些人的原因,就是為了報高中時被霸凌的仇。」

「還有,在浴室里發現的屍體是屬於一個名叫代娜的女人的,11年前代娜也是平南高中的學生。

不過她在高二下學期就被平南高中開除了,我們調查的時候把她漏掉了,這是我們工作上的疏忽。」

一位調查員一臉愧疚的向隊長司徒錦年承認錯誤。

「下次注意,別再犯這種錯誤。」司徒錦年微微皺眉,倒也沒有過多責備。

「接着說吧,她有沒有交待她是怎麼擁有這種奇怪能力的?」

「鄭玲玲說,她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司徒錦年不是很相信這個答案。

「是的,她是這麼說的,她說自己有一天早上醒來,突然就感覺自己不一樣了,然後她就可以做到以前做不到的許多事。」調查員韓彩月說道。

「接着審,她應該沒有說實話。」副隊長歐陽勝說道。

「接着審,她的話我不相信。」司徒錦年也是這個意思。

兩位頭都這麼指示了,他們能怎麼辦?

當然是接着審問啰!

就在一個小時前,特調處在風清宴的幫助之下,終於找到了鄭玲玲的藏身之地。

只是他們去的時候已經晚了,已經有一個人死了。

不過,好在鄭玲玲落了網。

抓捕鄭玲玲的過程極為順利,她完全沒有想過要反抗。

他們的人一找過去,她就把什麼都承認了,連一點反抗都沒有。

這對一個連殺四十多條人命的窮凶極惡殺人犯來說,簡直配合得有些讓人不敢置信。

鄭玲玲被特調處抓起來進行審問,而風清宴那邊,也解決了那些失蹤者家屬的問題。

特調處那邊已經發佈了聲明,這件案子確實和明華酒店無關,是屬於鄭玲玲的個人報復行為。

鄭玲玲落網之後,為了對社會大眾有個交待,特調處特地在官網上面,公佈了案件的所有細節,以及鄭玲玲的作案動機。

「果然啊,校園暴力是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的,有的人一生也走不出這個陰影。」

「雖然那些死去的人很慘,不過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什麼自作自受!你們難道不覺得那個鄭玲玲很殘忍嗎!高中時受了點欺負,就殺死這

么多人,簡直就是心理變態啊!」

「就是嘛,學生時代的事,要不要記這麼久啊!我上學的時候也和同學鬧過矛盾,我也

沒有說去把他們全殺了啊!」

「人家那是遭遇校園暴力,和你那普通小矛盾能一樣嗎!」

「我上學的時候也被霸凌過,對那些霸凌者真的是深惡痛絕!」

「照我看,鄭玲玲殺得好啊,就應該讓那些霸凌者好好看看,他們以為的弱者要是反抗起來,隨時都會要了他們的命,看他們還敢不敢欺負人。」

「可不管怎麼樣,也不該殺人啊,怎麼樣也不致於弄出人命吧,他還一次殺了那麼多人,我就不信他們班這麼多人,個個都有霸凌她!」

「樓上說得不錯,肯定有人是無辜的,鄭玲玲想要報仇殺了那些霸凌者不就好了,用不着一定要殺掉所有人吧!」

「樓上的真是聖母,你怎麼知道那些人就是無辜的,既然霸凌事件發生在他們班上,他們肯定通通都知道,知道也當沒看到,這就是幫凶,幫凶應該與霸凌者同罪!」

「這話偏激了啊!幫是情份不幫是本份,她自己不強大自己,不懂得反抗,怎麼能去怪別人對她的不幸視若無睹。」

一時之間網上說什麼的都有,有對鄭玲玲表示同情的,也有說鄭玲玲殘忍變態的。

但這一切都和喬安沒什麼關係,喬安家這兩天一直在忙着做香腸和臘肉。

五香肉和醬肉到是好做,但這香腸臘肉倒是有些麻煩了。

「媽,要不就不熏了,直接風乾得了。」喬安喝了一口果汁說道。

「不熏!那不是成風肉了嗎!」馮素梅的樣子一看就是不同意。

「要不還能怎麼辦?這可是高檔小區,哪能讓我們在小區里熏臘肉啊,早知道還不如直

接買現成的呢,買現成的多方便。」喬海忍不住吐槽道。

「就算是我們以前的小區,也不可能讓我們在樓下搭個棚來熏肉啊,這多不安全啊。」

喝完果汁,喬安開始嗑起了瓜子。

「依我看咱家以前是怎麼做的,這次照舊不就行了,這還用得着想嗎。」喬安說道。

「以前咱家都是買現成的,你忘了?」馮素梅沒好氣的說。

「既然以前都是買現成的,這次幹嘛要搞這麼麻煩,直接買現成多好。」

「做都做出來了,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趕緊一起想個辦法!

反正我不管,這都做到這一步了,我不管你們想什麼辦法,一定要找出一個地方來讓我熏肉!」

馮素梅乾脆開始耍起賴來。

喬安和老爸交換了一個眼神。

「要不,拿回老家熏。」喬安提義。